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女文工团员最后的下落 第七章

时间:2018-01-13 一夜下来,已记不清被多少个匪徒轮姦过了,当最后一根肉棒从我麻木的下身抽出的时候,大厅里已没有几个人了。
  两个匪兵把我从沾满黏液的条凳上拖起来的时候,只剩下三、四个汉子围着肖大姐施虐。大姐挺着大肚子仍站在墙根,她的腿已经支撑不住全身的重量,匪徒们用一根绳子吊着她,她的一条腿仍吃力地架在强姦她的匪徒肩上。当那个大个子匪徒从大姐下身拔出肉棒时,我发现她不但下身全流满了白浆,连上半身也是湿漉漉的。
  我正在诧异,大厅的门开了,郭子仪披着上衣敞着怀睡眼惺忪地走了进来,他身后跟着老金和四个匪兵。郭子仪见大厅里只剩了我俩,命那几个匪徒把我们留下,他们把我和大姐拖到郭子仪面前跪下就走了。
  大姐先支持不住了,她的腿已经合不上,浑身发软,跪在那里晃了两晃就瘫倒在了地上。
  从匪徒的肉棒一离开我的身体,我就开始感到腹部剧烈绞痛,下半身发凉,一股冰凉的液体在从身体的深处向外涌动。我拚命弯下腰,试图用腿顶住下腹,以减轻难以忍受的疼痛,可男人整夜的插入使我的腰酸得像要断了一样,手又被铐在背后,刚一弯腰,身子一歪,我也倒在了冰凉的地上。
  老金走过来,扒开我的腿伸手向我下身一摸,摸到一手血,他看了看手指上的血迹,对郭子仪说:「成了,这妞没事了。」
  郭子仪看了我一眼,点点头,不再管我,转身向大姐走去。
  他用脚踢踢大姐凸起的肚子,嘲弄地说:「怎么样,肖主任,坚持不住了?
  看你挺着个肚子也不容易,你求求我,我就饶了你。」
  大姐躺在地上吃力地喘息着,一大股白色的浆液正从她岔开的两腿间徐徐流出,她强忍住痛苦瞪着郭子仪道:「你休想!」
  郭子仪正待发作,老金却顾自在大姐身前蹲了下来,我看到大姐眼中闪过一丝惊恐。
  大姐的乳房变得愈发白嫩、鼓胀,乳晕的颜色发紫,明显比前几天扩散了。
  老金捏住大姐深红色的乳头揉搓了几下,又捏了捏鼓胀的乳房,站起身对郭子仪耳语了几句,郭子仪立刻兴奋起来,大叫:「真的吗?拉起来让我看看!」
  几个匪兵闻声上前拉起大姐的身子,郭子仪一把抓住大姐右侧雪白鼓胀的乳房用力一攥,只见乳头立刻直立起来,一股浓浓的白色液体从乳头冲了出来,大姐的脸顿时变得惨白。
  郭子仪哈哈大笑道:「三哥真他娘的有两下子,真是天意啊!肖碧影,你毁我的家,我叫你一生一世都作我们郭家的猪狗牛马。从今天起,我们郭家多了一头奶牛,这么俊的小母牛……哈哈!」
  大姐的脸白得吓人,嘴唇明显地在哆嗦,郭子仪瞟了她一眼吩咐道:「来,把她拉出来给大伙见识见识!」
  两个匪兵架起大姐出了门,老金招呼另外两个匪兵把我也架了出去。
  我们被架到洞口大厅,大厅里熙熙攘攘有上百个匪兵,有站有蹲,都在那里吃饭,看见郭子仪进来都站直身子注视着我们。
  我被他们扔在地上,老金扒开我的腿往外抠仍塞在我肛门里的木棒,手里拿着另一根準备重新插进去。
  郭子仪让人把肖大姐吊起来,用一根小木棍敲敲她圆滚滚的肚子,然后戳着高耸肥白的乳房,得意地说:「弟兄们,给你们看点新鲜东西!」说着叫过一个匪兵站到大姐对面,问他:「吃饱了吗?」
  匪兵看看手里的小半碗稀粥,莫名其妙地摇摇头,郭子仪笑瞇瞇地命令他:「张嘴!」
  匪兵傻乎乎地张开满嘴黄牙的大嘴,郭子仪抓住大姐的乳房用力一攥,大姐痛苦地闭上了眼睛,一股乳汁喷涌而出,直冲匪兵而去。那匪兵措手不及,被滋了一头一脸,周围的匪兵见了都哈哈大笑。
  郭子仪接过匪兵手里的饭碗,将剩余的稀粥倒在地上,空碗接在大姐乳房前面,一只手用力地挤了起来,只几下就接了半碗。
  他把碗递给匪兵说:「尝尝怎么样!」
  匪兵接过碗喝了一口,咂咂嘴说:「甜的,还热乎着呢!」说完一仰脖把碗里的奶都喝了下去,嘴角还挂着浓白的乳渍。喝完他把碗又伸过去,嬉皮笑脸地说:「咱自打记事还没喝过这么好喝的东西,七爷再赏点!」
  周围一片哄骂。
  郭子仪拿小棍点着他的碗说:「你他妈别不知足,我们郭家现在就这么一条奶牛,下回爷高兴了再赏你。」说完又转向众人道:「从今天起,姓肖的就是咱们山寨的奶牛,每天这头一碗奶是七爷我的,我得好好补补身子。剩下的人人有份,大家别着急,日子还长着呢!她这一生一世就是我们郭家的牲口了,我姓郭的不但要让每一个弟兄都能干上她,而且要让每一个弟兄都能喝上这大奶子里的奶。」
  在匪兵们一片哄笑之声中,有人拿过一只乾净碗,郭子仪亲自捏住大姐的乳房狠狠地揉搓,一会儿就挤满一碗奶。他一口气把奶喝完,交给匪兵说:「剩下的都给我挤出来,分给弟兄们!」
  两个小头目闻声而上,抓住大姐的乳房开始挤。
  郭子仪看着大姐闭着眼忍受凌辱的痛苦表情,掏出两根细丝线交给老金说:「挤乾净后拿这个给她繫上,这奶是拿我们郭家的产业换来的,一点都不能糟蹋了。」老金连连点头。
  郭子仪带人走了,两个匪兵把我从地上拉起来,架回了牢房。
  牢房里也是一片乱哄哄的景象,小吴和施婕已被锁进木笼,但小吴没有像往常那样坐着,而是躺在地上,两条腿被高高铐在木笼的顶上,昨夜匪徒们灌进她下身的精液无法流出来。
  牢房中央,郑天雄带着几个人还在继续拷问林洁,看来已经拷打了一阵了。
  这个禽兽,林洁昨天被那么多的匪徒不停地凌辱,他连喘口气的时间都不给她,早上一起来,就又来严刑拷问了。
  林洁这次是被倒吊在牢房的中央,两条腿分开着,下身因受过毒刑,又连续被几十个匪徒轮姦,肿得像个小山丘,黑紫发亮,看着吓人。郑天雄正把他的籐鞭插进林洁的阴道,来回抽插,鞭子上满是鲜红的血迹。林洁倒吊着的身体微微颤抖,脸憋成了紫色,大口喘着粗气。
  郑天雄一边插一边问:「你到底说不说?」
  林洁动也不动,郑天雄气急败坏地抽出鞭子,举过头顶威胁道:「你不说我可抽了,把你那小嫩穴抽烂了痛死你!」
  林洁仍无反应,郑天雄嘴里嘟囔着:「妈的,我抽死你个小烂货,再去向七爷请罪!」说着卯足了劲一鞭抽下来,「啪!」的一声脆响,顿时血花飞溅。林洁倒吊着的赤裸的身体立刻绷紧,反铐在背后的手拚命挣扎,头也试图抬起来,带动丰满的乳房连连颤动,一声惨叫冲口而出:「啊呀……」
  我的心顿时为林洁提了起来,一个19岁的姑娘身上最娇贵的部位怎么能经得住这种毒刑?那鞭子抽在林洁身上,就像刀子在戳我的心。
  郑天雄像吃了兴奋剂,高举起鞭子又抽了下去,林洁岔开的两腿之间顿时腾起一片血雾。4、5鞭下去,林洁的下身已是一片血肉模糊,她的惨叫也变成了撕心裂肺的哀嚎:「不……放开我……痛啊……」
  郑天雄蹲下拉起林洁的头发问:「怎么,知道痛了?快说吧!」
  林洁闭上眼,坚决地摇了摇头,郑天雄气得摔开林洁的头,抄起鞭子又抽了过去,「啊呀……呀……哎呀……」林洁的惨叫不决绝于耳,只几下就昏死了过去。
  郑天雄急得满地乱转,命令匪兵:「给我浇,浇醒了再抽!」
  一个匪兵凑上来说:「参谋长,再这么打几下就给打死了,七爷那没法交代啊!」
  郑天雄咬着牙,腮梆子上的肉滚动了几下骂道:「妈的,不能打死,好,把她放下来,老子慢慢熬她!」
  一桶冷水浇在林洁血淋淋的身体上,她长出一口气甦醒过来。两个匪兵上前把她放下来,架到石台前跪下,郑天雄命人把林洁铐在身后的手解开,拉到前面重新铐上。
  他们把她被铐在一起的双手放在石台上,10根白净的纤纤玉指在洩着暗红色血迹的石台上格外醒目。一包钢针扔在檯子上,在摇曳的烛光下闪着寒光,郑天雄一只穿着沉重皮靴的大脚踩在洁白的手背上,短粗的指头挨个扳着林洁水葱似的手指说:「快说吧,不说我把这些针一根一根都钉进你的指缝里。十指连心啊,我保证你痛得叫娘还死不过去。」
  「不!」林洁拚命地摇头,回答里带着哭音。
  两个匪兵抬来一个粗大的木槓,压在林洁的腿弯处踩上去,使她无法动弹,郑天雄抽出一根钢针,对準她左手食指的指甲盖下面刺了进去。林洁拚命往外抽手,但被沉重的皮靴踩住动弹不得,她晃动着纤弱的肩膀,马上被两个大伙紧紧抓住,她一动也动不了,眼睁睁地看着闪亮的钢针刺进了自己的指甲盖下,一滴鲜血流了出来。
  郑天雄眼睛盯着她问:「痛不痛?说不说?」
  林洁摇头,郑天雄手持一把小木锤朝针鼻重重的敲下去,钢针在指甲下面钉进去一截,血滋了出来,林洁被抓在大汉手里的光裸的肩头一震,大滴的汗珠顺脸颊流了下来,她忍不住大叫:「啊……痛!」
  郑天雄停住手厉声道:「痛就快说,不说痛死你!」
  林洁垂下头,艰难地摇头,低垂的短髮盖住了她的脸,高耸的乳房也随着颤动。郑天雄抬起手又是一锤,林洁「啊……」地再次惨叫起来,钢针已经差不多全钉进了她的指缝。郑天雄又捏起一根钢针,刺进林洁中指的指缝,在她震得人心碎的惨叫声中又钉了进去。
  残酷的刑讯在继续着,林洁左手的5根纤纤玉指上插满了钢针,右手也有3根手指被钉上了钢针,她已汗流浃背,叫声也越来越低。郑天雄掌握着施刑的节奏,每当她要昏过去的时候就停下来,让她清醒着忍受最大限度的折磨,可她给郑天雄的始终就是一个字:「不!」
  当第9根钢针刺入林洁的手指缝时,牢门开了,两个匪徒进来,把我从囚笼里提了出来,带出了牢房。
  我被直接带到郭子仪的房里,肖大姐反铐双手跪在屋中间的地上,两只乳房已不似刚才那么鼓胀,紫红色的乳头被两根红丝线紧紧绑住。
  屋里除郭子仪外还有一个山里人打扮的汉子,他见我被押进来眼睛一亮,连声说:「真是绝色!」随后对郭子仪拱手道:「那我就告辞了,我们黄爷恭候七爷大驾!」
  郭子仪打着哈哈把那汉子送出了门,回头摸着我光裸的身子说:「我带你出去见见世面,也让他们知道知道什么叫天姿国色!」说完踢了跪在地上的大姐一脚:「还有你这条小母牛!」
  我心里通通直跳,他要带我们去哪?难道要到大庭广众之中去羞辱我们?
  郭子仪一声吩咐,匪兵抬来两个籐条编成的长条箱子,他们把我和大姐的手都铐在背后,再把脚也上了铐子,把脚拉到背后与手上的铐子捆在一起;用破布塞住嘴巴,再用绳子勒紧,我们像来时一样被绑得一动也动不了。
  他们把我们塞进籐条箱,大姐因为肚子太凸,只能仰躺着,盖上盖子之前,他们没有忘记把我们的眼睛蒙上。
  外面忙乱了一阵,箱子被人抬起来搭上牲口背走了。
  也不知走了多长时间,我们被放下来,我被摘掉蒙眼布,发现我们是在一座大房子里,我没有看到房子的主人,只有郭子仪和跟随他的几十个匪兵。房子应该是在很高的山上,因为我感到了刺骨的寒冷。
  外面是黑夜,我感到一阵悲哀,从土匪敢于晓行夜宿这一点来看,我们已远离我军控制区,而且是越走越远。
  土匪们草草地吃过饭,郭子仪吩咐老金给我和大姐洗过身子,把我们带进了他的房。我们面对面赤身跪在郭子仪面前,我发现大姐的乳房又鼓胀了起来,胀得比以前还要大,由于乳头被丝线拴住,奶出不来,乳房胀得像个皮球,颜色惨白,墨绿色的血管都清晰可见。
  郭子仪用手托了托大姐沉甸甸的乳房说:「奶挺足啊!可惜我现在没胃口,不过也不能糟蹋了。」
  他坐在一张太师椅上叫过老金,拿一个铜盆放在他脚下,然后命两个匪兵把大姐架到他跟前。他当着我们的面脱了裤子,露出丑陋的阳具,我不知他要干什么,又不敢看他,紧张地用眼睛盯住铜盆。
  郭子仪指指大姐的乳房、又指指自己的阳具,对老金说:「给她挤挤,替我洗洗家伙!」
  我吃了一惊,他竟要用大姐的奶洗他的……
  大姐感到了侮辱,胀红着脸扭动身体想躲开,可两个大汉早已把她夹得紧紧的,加上手被铐在背后,她一动也动不了,眼看着老金瘦长的手指解开了右侧乳头上的红丝线,一股乳汁已迫不及待地喷涌而出。
  老金把住大姐的乳房,使乳头对準郭子仪的胯下,他乾瘦的五指满把抓住大姐的乳房有节奏地揉搓,洁白的乳汁不间断地喷到黑乎乎的阳具上,形成一种奇妙的景象。郭子仪舒服地半躺在太师椅上,任温热的乳汁沖刷着他的下身,然后流进地上的铜盆里,发出「叮咚」的响声,他似乎陶醉了。
  大约过了十几分钟,一只乳房挤空了,老金去解大姐另一只乳头上的丝线,郭子仪忽然睁开半闭的眼睛,一把捏住刚刚解开丝线的乳头,冲我努努嘴,对一个匪兵吩咐:「给她解开!」
  匪兵鬆开了我手上的铐子,我抚摸着瘀血的手腕不知所措,郭子仪指指他的阳具,对我说:「给我洗!」
  我的心像被一只大手抓住,不跳了。天啊!让我用手给他洗那令人作呕的阳具,还要用大姐的乳汁!我拚命地摇着头,带着哭声说:「不,我不……」
  郭子仪把大姐的乳头交给老金,一把捏住大姐的一片发红的阴唇,回手从腰里拔出一把寒光闪闪的尖刀,放在大姐的阴唇上,恶狠狠地说:「你不动手我可要动手了!」
  我急得哭出声来:「不……别……我……不!」
  我不敢动,怕他伤了大姐,大姐厉声道:「你要侮辱我就朝我来,不要难为她!」
  郭子仪用刀尖捅了一下大姐的阴唇道:「住嘴,这没你说话的份!」然后转向我说:「快点,要不然我可把这块嫩肉割下来生吃了!」
  我慌得不知如何是好,只见刀锋一动,血光一闪,一小条鲜血淋漓的嫩肉捏在了他的手指间,大姐「啊」地叫了起来。我一看,大姐的汗下来了,她左侧的阴唇真的短了一截,鲜血直流。郭子仪竟真的把那条肉填进嘴里嚼了起来,嘴唇都被鲜血洩红了。
  我急了,一把攥住他拿刀的手大叫:「别!」
  「噹啷」一声,刀掉在地上,粗糙的大手握住了我的手,我感到自己的手是那么小、那么无力,被他拉着伸向了胯下。
  我的手碰到了那热烘烘、软乎乎的肉团,像被火烫了一样一颤,可一股无法抗拒的力量按着我的手捧起了那团散发着腥臭和奶香混合气味的丑陋的肉。我虽然已被男人玷污了身子,那些丑陋的肉棒已经无数次插入过我的身体,可让我眼睁睁地双手捧起它,而且恰恰是夺去我贞操的这个丑物,我想起来就要呕吐。
  这时,温润的乳汁带着一股甜丝丝的气味冲了下来,我本能地想撒手,可看到那双鹰一样的眼睛和被人检起来又逼在大姐阴唇上的闪着寒光的刀锋,我屈服了,用我柔软细腻的纤纤玉手轻揉着令我心悸的肉团。
  乳汁沾在手上滑腻腻的,我眼睛尽量不看自己的手,可手上的感觉让我脸红心跳:那个肉棒正在膨胀,不一会儿就胀得像根捍面杖了。
  老金有意把大姐的奶水挤到郭子仪的肉棒上,我在他的逼视下身不由己地用手从上到下地捋着肉棒,直到大姐的乳房瘪下去,不再有乳汁喷出。
  火热的肉棒在我手心里跳动,我捧在手里抓也不是、放也不是,正不知如何是好,郭子仪把两只黑乎乎的脚放进铜盆,我乘机放开肉棒,低头一看,盆里的乳汁竟把他的脚都没了。
  郭子仪指指放在洁白的乳汁里的泥脚对我说:「妞儿,给我搓搓!」
  这话像锥子一样扎着我的心,我恨自己的软弱。这土匪头子用大姐作为母亲最圣洁的乳汁洗他骯髒的阳具和脚,以此来羞辱大姐,我却把握不住自己,糊里糊涂地顺从了他,我觉得我成了他的帮兇。
  想到这儿,我坚决地摇了摇头,他就是一刀一刀割我的肉,我也不会再顺从他了。可他满不在乎地笑笑,一面用两只髒脚在洁白的乳汁里互相搓着,一面对我身后的匪兵努努嘴。
  我的手又被扭到身后铐上,这时我的心情反倒轻鬆了下来,但看到铜盆里纯白的液面上不断升起的黑泥汤,我的肚子又刀绞般的痛了起来。
  趁郭子仪洗脚的工夫,老金又用丝线拴住了大姐的乳头,郭子仪指着大姐对老金说:「这娘们拉下去,交给弟兄们干,别让她闲着!」老金应了一声,就带着匪兵把大姐拉了出去。
  我真替大姐担心,郭子仪带着的匪兵有30多人,已经饱受折磨的大姐如何受得了?
  不待我多想,郭子仪已经站了起来,抓住我的胳膊把我拉起来,一把推倒在床上,我这时才意识到,屋里只剩我们两人了。
  屋外传来了一阵喧哗声,跟郭子仪来的匪兵们就住在外屋,他们已经开始侮辱肖大姐,一阵阵淫笑传来,但听不到大姐的任何声音。
  郭子仪侧卧在床上,伸手捏住我的乳头开始玩弄起来,我下腹的绞痛越来越强烈,我这才意识到肛门里还插着老金塞进去的木棒。郭子仪一面揉搓着我的乳头,一面抠我的肛门,捏住木棒抽了出来。我下身一阵轻鬆,肚子却痛得要命,想蜷起腿,可他用膝盖顶住我,不让我动,我把脸埋在头髮里,忍住一阵高过一阵的绞痛。
  郭子仪忽然翻到我身后,赤条条的身子贴住我的裸体,手臂绕过我的上身握住高耸的乳房,他有意把热乎乎的阳具贴在我被铐在一起的手上,命令我:「抓住它!」
  我想起刚才自己的失态,脸红的发烫,更深地把脸埋下去。
  他回头摸索了一阵,忽然拨开我的头髮说:「你看这是什么?」
  我忍不住看了一眼,顿时五内俱焚,如堕入了十八层地狱:他手里拿着的竟是那天郑天雄给我拍的那几张照片,其中最不堪入目的是我只穿军上衣、光着下身、自己用手扒开阴唇的那张,我竟然还在笑。
  郭子仪得意地说:「你乖乖地听话,这些照片就在我手里。你要是不乖,我马上把它送到47军军部,哈哈,大家就都知道你的下落了……」
  我想起在军部时听说的土匪将被俘的女工作队员开膛破肚送回军部的事,相信他一定作得出来。我的心战慄了,要真是那样,我就是死了也永远是个人人唾弃的髒女孩了。
  我浑身都软了下来,头上直冒冷汗,眼泪扑簌簌掉了下来,手不听使唤地捧住了那个给了我终身耻辱的肉团。那东西经乳汁洗过还潮乎乎的,我按他的示意轻柔地抚摸着、揉弄着,虽然在身后,可我能感觉到它又在迅速地膨胀,不一会儿我的小手就捧不住了。
  他一个翻身转到我前面,一条腿插进我两腿之间,我已完全没有了反抗的意识,下意识地把两腿大大地分开,似乎在等待着他的插入。他好像对那些照片的效果感到意外,没见过似的端详了我半天,才把火热硬挺的肉棒插进我身体。
  他开始抽插了,我忽然意识到下腹那要命的绞痛奇妙地消失了,好像是被他的大肉棒驱散的。从那天起,每当我肚子痛得时候就下意识地想起男人的肉棒,儘管我自己都为这个想法脸红,可我无法赶走它。
  他那天在我身上似乎也不同以往,不像以前那样发着狠地插,抽插也分出了快慢节奏,整整折腾了一个小时才射了精。我那天也隐约感到了一点以前没有尝到过的说不出来的滋味,居然在他射精的同时洩了身。
  他完事之后,破天荒地允许我自己下床,他侧身躺在床上,看着我蹲在一个破瓦盆上小便,把他射在我身体里的东西都冲了出来。虽然作这一切的时候我的双手仍被铐在背后,但这毕竟是被俘以来第一次被男人姦淫后被允许清理自己,我不知道该感到庆幸还是悲哀。
  尿过尿后,我又乖乖地爬上床,躺在他的身边,我知道我逃不出他的手心,即使死了也逃不掉。
  他搂住我赤条条的身体,很快就入睡了,我却怎么都睡不着,外面的淫声一阵阵传进房来,我听见大姐的呻吟了,不知道已经有几个匪兵进入她的身体,看来她也支持不住了。
  听着大姐悲惨的呻吟,我不禁为自己脸红,在被俘的五个女兵中,我受到的「待遇」算是最好的了,这让我惭愧,可我也是无奈呀!想到这里,我控制不住自己流下泪来。
  漫漫长夜似乎没有尽头,腹内的绞痛又是一阵紧似一阵,郭子仪呼呼大睡了一阵,一睁眼就又翻身爬到我身上,将肉棒插进我的身体。腹内的绞痛又奇妙地消失了,我全身软软的,肌肉好像都不再听使唤,任肉棒在我身体里翻腾扭转,最后放出滚烫的精液。
  郭子仪拔出软缩的肉棒后没有马上睡觉,而是抚摸着我细腻的皮肤上上下下打量我,似乎对我的身体着了迷。
  当他拨开盖在我脸上的散发,盯视着我的脸的时候,外面传来一阵淫笑和大姐令人心碎的呻吟,我突然一阵冲动,红着脸细声求他:「你放过肖大姐吧!她也是女人啊,还有身孕……我一定乖乖地伺候你……」
  我的话还没说完,郭子仪已经勃然变色:「你敢替她求情?告诉你,她欠我们郭家的债她这一辈子也还不完。我就是要她好好活着,天天让男人操,年年下崽,她这一辈子毁在她自己手里了。实话告诉你,老金已经给她号过脉了,她肚子里那个小杂种跟她一样,是个挨操的货,我要让她生下来,母债女偿!」
  他的话让我听得浑身发抖,从头到脚透心凉。
  早上起来,土匪们都忙着做饭,大姐双手反铐、躬身侧卧在冰凉的地上不停地呻吟,两腿不由自主地岔开着,光秃秃的下身糊满了白浆,地上有一大片的水渍,大概是她实在忍不住,躺在那里就小便了。
  郭子仪在太师椅上坐定,命两个匪兵把大姐拉起来,她脸色发灰,腿不停地发抖,乳房又已经胀得像个皮球。
  郭子仪满足地笑笑说:「肖主任,这一夜还满意吗?」
  大姐这一夜被折腾得不清,连说话的劲都没有了,垂着头喘息。
  郭子仪命令道:「让她给弟兄们出奶!」
  立刻上来了两个匪兵,一人捧着碗,一人解开大姐乳头上的丝线,不等用手挤,乳白色的奶浆就冲了出来。
  匪兵接满了一碗,恭恭敬敬地捧给郭子仪,他一边看着匪兵继续挤奶,一边「咕嘟咕嘟」把一碗人奶都喝了下去。喝完后抹抹嘴道:「真她娘不错,走到哪都有口热乎东西喝!」
  匪兵居然挤出六大碗奶,众人抢着喝了,重新栓好大姐的乳头,把她又扔在了一边。
  土匪吃完饭,把大姐又原样铐好,堵嘴蒙眼装进了箱子。对我只是手脚都上了铐子,没有再捆就放进籐条箱,身上还盖了条破毯子。
  他们又上路了,越走越冷,我身上盖着毯子还冻得浑身哆嗦,不知道大姐光着身子如何熬得过去。
  又走了大半天,我从箱子的缝隙处看到,路上的行人开始多起来,大多是大队的牲口垛子。
  傍晚时分,队伍七拐八拐进了一个寨子,这里居然行人熙熙攘攘,一片热闹景象。我开始紧张起来,不知道郭子仪把我们带到这地方来要干什么,尤其是大姐,不知他又要想出什么办法羞辱、折磨她。
  队伍径直进了一个很大的客栈,里面已经住了很多人,他们与郭子仪的人似乎都很熟,互相打着招呼。匪兵们开始卸行李、安排住宿,我和大姐被抬到郭子仪的房里。
  从土匪们的交谈中,我知道了这里是子云山,这个寨子叫十八拐。后来我才听说,这里是贩运烟土、私盐的马帮往来的必经之路,远离人烟,因每天有大批马帮在这里歇脚而形成了一个寨子,寨子里都是为马帮服务的客栈、饭馆、百货摊,竟还有妓院。这条路上往来的货物都是违禁的东西,押运货物的汉子们也都是些亡命之徒,这寨子也就是个土匪窝子。
  我和大姐都被架了出来,有人打来凉水,老金在一个大木盆里细细地给我们洗乾净了下身,我俩跪着被分别反铐在屋里的两根柱子上。
  郭子仪坐在太师椅上吸着水烟袋,门外一阵喧哗,老金领进来了一个涂脂抹粉、妖里妖气的四十多岁的女人。她一进来就咋咋唬唬地叫着:「哟!七爷,您老也不来,姑娘们都想您了……」
  话说到一半,她忽然看到了跪在一边的我和大姐,顿时目瞪口呆,嘴半张着半天合不上,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说:「我的天啊!七爷,您从哪弄来这么两个天仙?难怪不来我这了!」
  郭子仪淡淡地说:「前些天逮住的女共军。黄大炮派人送信让我来赶集,说是有好戏看,我也带俩娘们来凑凑热闹。」
  那女人一拍大腿笑道:「嗨,黄爷已经到了,还有秦爷、胡爷、冯爷……都带着货呢,听说全是那边的女人。不过,他们带来的人我都见过了,哪个也没您的货色好……」
  郭子仪打断了她的唠叨,指着大姐说:「这个娘们今天赏你,明儿早上还给我。记住:一、给我看好了她;二、不许动了她的胎气;三、给我送三个娘们来伺候弟兄们。」
  那女人眼睛瞟着我说:「七爷,这姐儿挺重的身子,您还不怜惜怜惜她!」
  郭子仪道:「这你不用操心,她肚子里的崽子不是我的种。我知道她到你那儿闲不着,你那儿那桿子赶马的混混下手都重,明天早上她要是少了一根汗毛,我就砸了你的铺子,把你拿去给弟兄们操!」
  女人忙说:「看您说的!七爷,女人的事我有数,明儿早上保证给您原物送回。不过,您带着30多个弟兄,过来三个姑娘恐怕伺候不过来,不伺候谁也不行,还不得连小命都搭上?」
  郭子仪说:「那就来五个!」
  女人又瞟了我一眼,面有难色地说:「一个换五个?七爷您再赏点,要不然让这姑娘到我那儿呆上两钟点……」
  郭子仪坚决地打断她说:「你别打这妞儿的主意,这大肚子娘们足够换你五个小瘪妞,她一夜伺候的男人,你那些柴禾妞10个也忙不过来,你试试就知道了。我告诉你,她在共军里是个大官,北边来的,满鞑子……」
  那女人一听,马上接口道:「哟!皇上家的女人,难怪这么俊,七爷那我就领情了。」说完转身出去了。
  不一会儿,来了一辆有篷的马车,下来一群叽叽喳喳的女人,忙着和匪兵们打情骂俏。进来两个穿黑衣短打扮的精壮汉子,向郭子仪打过招呼,两个匪兵解下大姐,与两个汉子一道推着大姐上了车,绝尘而去。
  我心里一阵悲哀,大姐被送到了妓院,这一夜又是苦海无边啊!
  天渐渐黑下来,我被铐在屋里能听见屋外的喧哗,人来人往。妓院过来的几个妓女个子瘦小,说着我听不懂的话与匪兵们打闹着,很快就都进了房,不一会儿房里就陆续传出男人的淫笑和女人的浪叫。
  院外来来往往的脚步声一直不断,忽然我听到一个熟悉的女人的声音在与人交谈,好像是在送客,是那个妓院老鸨。从院外也不断传来女人的浪叫,还不时隐隐约约能听到几声女人凄厉的哀嚎。
  我突然明白了,妓院与客栈只一墙之隔,大姐就在墙那边受辱,那来来往往的脚步好像就踏在我的心上。
  外屋郭子仪的客人不断,他不断与人寒暄着、说笑着,谈论着女人。从他们的谈话中,我渐渐听明白了,这里是土匪们经常聚会淫乐的地方,因为这里有烟土、有女人、有山里见不到的各色百货。
  自从我军进入湘西并开展土改,各股土匪陆续抓到我军一些女兵和地方工作的女同志,还有一些当地的女干部。他们各据一方,又不满足于凌辱、玩弄自己手里的女俘,于是就利用这个马帮歇脚的地方进行交换,他们叫「赶集」。每次由一个匪首发起,各股土匪就把自己手里的女俘拿来像货物一样比较、交换,当然还要当场凌辱、姦淫,以此取乐。
  这次的赶集是一个叫黄大炮的匪首发起的,从来拜访郭子仪的人来看,来的土匪不下八、九股。我心里真恨,不知有多少女战友在这里受尽凌辱,我们那么多侦察员怎么就没发现这个淫窝呢?要能把它连锅端,我宁肯和这群禽兽一起死在这里。
  院里的妓女已经有人完了事,走到院子里,端来水盆毫无顾忌地洗着下身,旁边还有匪兵在说笑。这些女人自己都没把自己当人,男人就更不把女人当人,何况我们这些被俘的女兵呢!
  洗完身子的妓女又吊着男人的膀子进屋去了,我心里冷得发抖,肚子又剧烈地绞痛起来。
  院外突然传来大声的吵闹,那老鸨在低声下气地劝着什么人,我隐约听见她在说:「……给您排在下半夜……一柱香的工夫……都排了四十几个爷们了……
  大着肚子别玩坏了,我没法给七爷交代……」
  一个蛮横的声音嚷道:「我就是要玩玩北边来的女鞑子,我出三倍的钱!」
  天啊!我突然明白了,这黑心的老鸨,居然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安排了40多个男人轮姦大姐,一柱香的工夫一个如狼似虎的男人,她竟然用大姐圣洁的身子赚髒钱,我听得心如刀绞,泪流满面。
  掌灯以后,老金陪着郭子仪进来,捏着我的鼻子给我灌下一碗又苦又涩的汤药,他说喝了这药能让我更加水灵。我被肚子的绞痛折磨得坐立不安,只希望这碗热汤下去能缓解腹痛,谁知喝下药后下腹如倒海翻江,腹部和大腿的肌肉不时地抽筋,痛得我连腰都直不起来了。
  夜里,当郭子仪再次姦淫我的时候,我已经丧失了反抗的意识,甚至暗中盼望他的大肉棒插进我的身体,因为只有那个兇恶的家伙能够驱散我腹内的寒气,赶走让我痛不欲生的腹痛。
  那天夜里,他只姦淫了我一次,我昏昏沉沉地听着屋外传来的阵阵淫声,在静夜中,我几次分辨出大姐悲惨的哀嚎,不知为什么,我的脸烧得发烫。
  天亮时,我发现几天来一直沥沥拉拉的经血嘎然而止了。
  女文工团员最后的下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