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风月大陆 第五章 花香情深

时间:2018-01-13 从早上起,纷纷扬扬的雨丝就不停地在空中飞舞,将艾司尼亚的天空涂得灰濛濛的,让人分不清到底是雨还是雾。种植在道路两边的行道树却是十分欣喜地尽力施展自己繁盛的枝叶,去迎接让人耳目一新的洗礼。
  就在这样的雨幕中,叶天龙慢慢走在通往飞凤府的路上,清凉的雨丝打在他的脸上,让他感到无比的惬意,也让他的脑袋变得特别清灵空明,在这样一个早晨,他想到了很多很多。
  叶天龙是在路口下了倩公主的座车,本来依着倩公主的意思,她是一定要陪叶天龙回去的,两个人一起坐车,但叶天龙坚持要让他自己一个人走一会儿,让倩公主自己坐车先回去。
  也许是昨晚的谈话起了作用,素来刁蛮任性的美丽公主居然见到叶天龙坚持自己的主张,便不再多说什么,乖乖吩咐御夫让叶天龙下车,然后转向回无忧宫她自己的寝宫。
  见到这个让自己头痛的美丽公主竟然转了性子,叶天龙在意外之余,也深深地吻了她的樱唇以资奖励,分别的时候,倩公主那双灵动的美眸中蕴含的深情差点把叶天龙淹没。
  直到这个时候,叶天龙才真正意识到这个美丽的公主已经到了情怀初开的阶段,现在的倩公主不再仅仅是一个贪玩好奇的女孩子。
  想到这里,叶天龙很自然地想起昨晚和皇帝安德列三世的一番谈话,想起安德列三世在谈话之间偶尔流露出来的霸气,让人不禁想像当安德列三世年盛时的模样。
  「这才是真正王者的霸气啊!」
  叶天龙抬起头来,任凭雨丝打在自己的脸庞,甚至伸出舌头去品嚐一下雨水的味道。倏然他的双眼一闭,当再次睁开的时候,他的眼睛中爆发出了惊人的神光,似乎可以穿透远处天空的云层。
  也许是安德列三世的霸气触动了叶天龙心中的某个地方,也许是这两天的变故,从天堂到地狱,又从地狱到天堂的忽然转变,在这样一个寂静的早晨,剎那间叶天龙豁然开朗的感觉,他的心中突然感悟到一些什么东西,但又不能具体去描绘捉摸。
  但有一点是他可以肯定的,自从那天被秀公主设计陷害之后,经过那让他莫名其妙的昏迷,他现在已经明确地感觉到自己的功力好像有了不少的提高。这个问题他自己也觉得奇怪,难道自己的功力会在昏睡中得到提高?如果真的是这个答案的话,那以后自己只要多多地昏睡不就可以了。
  静静的过了一会儿功夫,叶天龙才收回自己的视线,再度举步往前行去。
  「皇帝老儿到底在想些什么呢?他为什么对我这么好?难道说仅仅是为了心爱的女儿倩公主吗?」
  收拾心神的叶天龙把念头转到了安德列三世对他莫名的信赖和支持,皇帝对他的期待和希望更是让他有些摸不着头脑,这一切如果说仅仅是由于倩公主的缘故,是很难让人信服的。毕竟倩公主只是安德列三世最喜欢的一个小女儿而已,上书房的深夜密谈中,有许多别有含义的话,叶天龙还是没有体会到,但他却已经向皇帝许下了一个男人的承诺。
  堂堂的法斯特皇帝,安德列三世为什么这么看重叶天龙的承诺呢?这是现在的叶天龙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
  飞凤府里,美丽的女主人是早早就起床了,梳洗之后刚想前往餐厅,一个侍女气喘吁吁地跑过来,满脸兴奋的样子。
  「小姐!小姐!叶公子回来了!」
  「什么?」
  于凤舞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叶天龙居然这么快就回来了,原本以为还要再等上一段时间,费一番气力的,岂料仅仅是过了一天,事情就有了根本性的改变。
  等于凤舞赶到前厅的时候,叶天龙已经被兴奋的女人们包围起来了。喜极而泣的柳琴儿更是扑在叶天龙的怀里,双手紧紧搂住他的腰,口里不知道在说些什么。玉珠和辛西雅则是一左一右,从两边各抱着叶天龙的一只手,又跳又叫,一副欣喜若狂的样子。在她们的周围,是那些女神战士们,她们个个的脸上都是十分高兴的笑容。
  田恬则是站在她们的旁边,虽然是满脸的笑容,可是在那双美丽的大眼睛中却溢满了晶莹的液体,双手则是紧紧握在胸前。
  龙灵儿虽然对叶天龙的好色一直没有好感,但见到众女的兴奋模样,也自觉得十分开心,站在一边含笑看着这一幕似乎是劫后重逢的好戏。
  见到于凤舞出来了,叶天龙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他先从玉珠的手中抽回自己的右手,轻轻拍了拍她的俏脸,给了她一个深情的笑容。然后端起了怀里柳琴儿的娇靥,梨花带雨的粉脸满是笑意,叶天龙忍不住在上面亲了一下,才把她轻轻推开。
  于凤舞快步走来,娇靥上的喜悦和眼中的深情让叶天龙为之陶醉。众女让开了,于凤舞正要扑到叶天龙的身上时,忽然间听到叶天龙说出了一句让场上所有女人为之一震的话来。
  「凤舞,嫁给我吧!」
  「……」
  剎那间所有的人都楞了一下,所有的动作都在一瞬间定格了一般,叶天龙怎么会在这样的场合上突然冒出这样的话来,而且看样子他是十分的认真。
  伸在半空的手停了一下,于凤舞一时也反应不过来,叶天龙这样出人意料的求婚真的让这个就算是眼前发生天崩地裂也不会失神色变的美女战神出现呆傻的模样,这个样子的于凤舞绝对是前所未有的,而且在以后也绝不会再出现的。
  见到场面一下子静得可怕,叶天龙也感到有些不自然起来。他试探性地转了转头,并没有发现异常情况,便犹犹豫豫地问道:「凤舞,如果说你不……」
  「不!我……我愿意!」
  不愧是美女战神,于凤舞是场上最先恢复过来的一个,她飞身扑到叶天龙的身上,双手紧紧搂住叶天龙的脖子,口中喃喃说道:「我太高兴了,我太高兴!我终于听到你说出这句话了!」
  叶天龙感到一阵愧疚,这个情深似海的美女战神会为自己这样的一句话而感动成这样,早知道是这样的话,自己就应该早点说出来的。他不知道不管是什么样的女人,不管她对自己所爱的情郎有多深的爱意,总是想听到自己的爱人亲口说出这样一句话的,因为这是一个要用一辈子的时光来实现的承诺。
  「那我们明天就举行仪式吧!」
  叶天龙双手捧起了于凤舞的粉脸,深情地望着她那双似乎蒙上一层雾气的明眸,她的粉脸上焕发出一种难以言状的光彩。
  「这么急啊!」于凤舞的眼中闪过一丝不解的神色,略带迷惑地望着自己的爱郎。她似乎感觉到今天的叶天龙好像与往日的那个他有些不同之处,但具体的地方她一时又说不出来。
  于凤舞的感觉一点都没有错,在雨雾中的顿悟让叶天龙开始明白到要好好珍惜自己眼前的一切,而昨晚上与安德列三世的密谈又让他感到有些不安。
  「天龙,你要记住自己的话,答应朕的承诺就一定要做到!从今以后要好好对朕的女儿,不要让她再为你担心了!」
  想起安德列三世的这一句意味深长的话,叶天龙就感到有些不安,从话里他已经听出了皇帝的意思,要把自己的女儿托付给自己,如果说倩公主要下嫁自己的话,那一定是要以正妻的位置以待,因为以倩公主这样的尊贵身份地位,让她居偏室夫人都是大不敬,更不用说是妾的身份了。
  可是叶天龙一想到要让倩公主来作自己的第一正妻,先不说她治家理事的才能到底如何,自己就先对不起现在飞凤府里对他情深意重的一干美女,特别是飞凤将军于凤舞,想以她的身份地位,才智美貌,什么样的男人配不上,可她却偏偏为了自己而默默等待了这么多年,这一份深情是足以让任何男人都要为之感动的。
  所以这个第一正妻的位置叶天龙是绝对要给于凤舞的,一来是自己深深爱着这个才貌俱称绝世的美女战神,二来也是对她那份深情的报答,这是任何事情都不能将其改变的。
  正是想到这一层的因素,为了防止夜长梦多,谁知道安德列三世会在什么时候来一道旨意,到那个时候操作起来就麻烦了,同时这也是一定要办的仪式,故此叶天龙才会一下子在这个时候就急急地提出来。
  「那我们就定在后天吧?」叶天龙见到于凤舞那样说,就顺下来提议,同时把询问的眼光投向了一旁的柳琴儿和玉珠她们。
  「为什么他会变得这么急呢?」
  「不会是有什么别的原因在里面吧?」
  「好奇怪啊!」
  一时间场上的女人们心中有着各式各样的想法,有些人也不免产生一些莫名其妙的联想,甚至有些是根本不着边的设想,但人总是那么奇怪的,想像力也是无法控制的。
  但是作为当事人来说,心中却是十分高兴,叶天龙这么心急火燎地要举行仪式,说明了他已经迫不及待的要把她娶回家,由此可以看出自己在他心中的份量到底有多少。
  看到美丽的女人粉脸发红,含羞点头,一副神采奕奕,精神焕发的样子,没有想到自己的这样一句话会给她们带来这么大的喜悦,叶天龙的心中也是非常高兴。能把这些美丽的女人娶到手,也已经是自己天大的福气了。
  正在兴奋的时候,突然从一个角落处传来了一个清脆如山涧流水般的声音。
  「不行,不行!我反对!」
  这一句话好像是一盆冷水兜头浇到了心中正快美无边的男人身上,春风得意的笑容顿时凝结在他的脸上,叶天龙呆呆地把脑袋转到了那个发出声音的地方。
  是龙灵儿!是那个龙族美少女龙灵儿!
  「什么?她在说什么?」
  正沉浸在无边喜悦之中的女人们也用不相信的眼光看着这个活泼而有精神的龙族美少女龙灵儿。
  龙灵儿的那双美丽的月牙眼中正闪烁着坚定不移的神光,告诉大家她这个说这话的决心和坚持。
  「我不同意,他不能这样!」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进来的,左兰心一直是不声不响地站在一边,为叶天龙和于凤舞她们感到由衷的高兴,这个时候她终于忍不住发话了。
  「龙小妹,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叶天龙正要跳脚的时候,脑海中突然间闪过一个念头。
  「糟糕,这个小女人还拿着我的把柄呢!她如果说把那两个要求提出来的话,那我该怎么应付呢?」
  受到了柳琴儿她们不悦,甚至可以说是有些可怕的眼神,龙灵儿并没有表示出应有的认识和觉悟,反而是淡淡地一笑,将视线投到了于凤舞的身上。
  于凤舞正在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龙灵儿,那样子似乎是失望,是责备,又好像是对她的反应感到意外。两个人的视线交汇在空中,这一瞬间就传递了无数的信息。
  龙灵儿感到自己的内心深处有个地方在慢慢软化,眼神终于开始有些不自然起来,她呼了一口气,摇头笑道:「我当然反对啦!叶……叶大哥怎么可以这么简单就把凤姐姐求到手呢?这样就算是求婚吗,太轻鬆,太没有情调了!」
  听到龙灵儿说出这样的一番话来,所有的女人都感到鬆了一口气,场面上的气氛也是一下子就轻快起来。然而对于叶天龙来说,龙灵儿的这一番话让他更有感触,在他的记忆中,这个生来就像是作为让自己头痛而存在的龙族美少女,从她出现在自己的面前那天开始,从来没有叫过他「叶大哥」这三个字,现在第一次这样称呼他,这到底是不是说明了龙灵儿已经开始正式接受他呢?
  柳琴儿心情舒畅地笑道:「龙小妹,你可把我们大家吓了一跳呢!」然后还伸手拍了拍自己的酥胸,表示出自己是真的被她吓到了。众女都深有同感地点点头,纷纷向这个龙族的美少女表示自己的不满,这样的玩笑以后还是少开为妙!
  叶天龙鬆开了抱住于凤舞的手,走到龙灵儿的面前,用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含笑问道:「龙小妹啊,那你说应该如何做呢?」
  龙灵儿皱了一下美好的琼鼻,适度地表示出自己的感觉,然后说道:「到底要怎么做,那得看你啦!我觉得至少应该是隆重一些的,好像,好像……」
  龙灵儿好像了半天,也没有好像出个什么东西来,毕竟她也是一个未经人事的少女,而且又是一直住在与世隔绝的龙族居住地,对这些事情是完全的外行,只能凭自己的想像,自然也讲不出来。
  她不知道应该如何行,可是对于自诩为花丛老手的叶天龙来说,这方面应该是属于他的长项,如果说这点小事能难倒他的话,那可真是算面子全无了。
  「情调?隆重?」叶天龙轻轻念了几句,脑中灵光一闪,顿时有了主意。
  「我知道该怎么做了!」叶天龙双手一拍,高兴地对龙灵儿说道。在其它的女人还没有来得及发问的时候,他已经拔腿往外跑去。
  「龙小妹,这已经是你提出来的第一个要求喔!」消失在门口的同时,叶天龙还不忘加上了这样一句话。
  此言一出,非但是龙灵儿感到目瞪口呆,于凤舞和柳琴儿她们也是感到啼笑皆非,这个男人的脑子里面到底是由什么东西组成的,居然会在这个当口上想到和龙灵儿所定的约定上来,还真是不简单啊!
  厅里的人们对叶天龙的感想还没有完全结束,当事人却已经回来了,动作相当神速,快得像一阵风一样,叶天龙双手满满的进了花厅。
  「咦?这是……」所有的美女都睁大了眼睛,眼力超人的她们自然看得十分清楚,这个男人的双手里拿着的是一大捧的鲜花,还挂着水汽的鲜花娇艳欲滴,显然是刚刚从后面花园里採来的,花厅里立时被一阵清新的芬芳所笼罩。
  「来,每个人一朵!」叶天龙手脚勤快地开始分发起手中的鲜花来,同时口里说道:「这是最新鲜的玫瑰花,鲜花送美人,花香人更美!」
  柳琴儿和玉珠是喜孜孜地接过鲜花,左兰心则是俏脸飞红,羞意难当的样子,龙灵儿却是毫不客气地拿了过来。等分到一脸茫然的辛西雅的时候,叶天龙又道:「你就代表你那些姐妹们吧!」虽然还是有些不解这个男人的意思,但一向唯其马首是瞻的女神战士首领还是双手接过了一朵鲜花。
  见到就连一旁的田恬也有了一朵,可是身为事件女主角的美女战神于凤舞却还是两手空空如也,龙灵儿正待发难之际,就听到叶天龙清清了自己的喉咙。
  「各位美丽的小姐们,今天你们将见证一场重要的历史时刻!」
  虽然听出了叶天龙这一句话有些用词不当,实属病句之一,但为他此时脸上的严肃表情所震,花厅里面一片寂静,大家的眼睛都落到了这个看起来似乎有些怪怪的男人的身上。
  叶天龙整了整自己还沾着湿气的衣裳,又把手中剩下的鲜花捧到胸口,满脸严肃地走到了于凤舞的身前,在于凤舞张口发问之前,他突然单膝跪地,一只手放到自己的胸口,一只手则将花捧到于凤舞的面前,仰面正视着于凤舞的娇靥,沉声说道:「亲爱的,请嫁给我吧!」
  剎那间,花厅里面的每一个人都几乎可以听到自己的心在有力地跳动,这一幕的震撼性绝对是超出想像的。于凤舞眼中的雾气顿时化成晶莹的珠泪,夺眶而出,巨大的幸福在一瞬间将她整个人都淹没了。
  叶天龙这样的举动在法斯特帝国绝对是难以想像的,在男尊女卑的社会风气之下,男人即使是对一个女人爱意深重,但也绝对不会降低自己的身份地位,至多是将聘礼落得重重的,派上门的媒人是地位尊贵的高层人士,然后把婚礼排场铺得大大的,以示对女人的爱宠和情义。
  而更多的时候,则是男人对女人的不在意和轻视,能把你正式娶过来就是很好了,还想要什么别的?
  这也难怪,在这个不时发生战乱的年代,这个强者才能生存的环境里,男人作为战争的主要角色,死亡率是相当的可观,久而久之,自然造成了社会上是女人多过男人,加之各国也都是推行鼓励多产的政策,这很自然的造成了这样的一个结果,男人的多妻妾是社会的普遍现象,作为女人也就有了自我降卑的觉悟。
  只有很少的女人可以做到像于凤舞这样的程度,拥有超过男人的实力,但就算是这样,像于凤舞她们这些凌驾于男人之上的女人在这个以男性为尊的社会中也是受到相当大的压力。
  因此可以说现在叶天龙这样的举动是开了向女人求婚的先河,对于凤舞来说,更是有了一种特殊的意义,那么多年的苦苦等待没有白费,换来的果然是不一样的爱情,这是足以让任何女人都感到陶醉的时刻,于凤舞自然也不会是例外。
  这是多么幸福的时刻啊!
  于凤舞心中的快乐和幸福让厅里的其它女人如同身受,她们传递出来的心声让两个灵觉十分敏锐的女性也深受感染。左兰心那颗向来平静无波的芳心不禁起了阵阵的波澜,就连一向对叶天龙感冒的龙灵儿在这一刻也对这个男人有了另外一种感受。
  把叶天龙手中的鲜花接过来,于凤舞看了又看,渐渐从巨大的冲击中恢复冷静,正要开口说话的时候,就听得一边的柳琴儿突然冒出了一句话。
  「咦,这是……」柳琴儿将手中的那朵鲜花举到叶天龙的面前,「你刚才说这是什么?」
  「玫瑰啊!」叶天龙不假思索地回答,还加以热心的解释,「这可是代表我们的爱情喔!」
  「可是……可是这明明是月季啊!」柳琴儿迟疑了一下,然后用肯定的口气说道。
  「啊!……」
  听到这话的男人唯一的反应就是张大了嘴巴,指着眼前的嫣红花朵,眼睛睁得老大老大。
  整个场面一片寂静,几秒钟之后,不知道是谁开始发出噗哧一声,接着所有的女人都不可抑制的大笑起来,那场面真可谓是花枝招展,混乱之极。龙灵儿更是捧着自己的肚子笑弯了腰。
  望着一边笑一边朝自己摇头的于凤舞,叶天龙尴尬的直摸自己的鼻子,口中也呵呵乾笑道:「它们看起来都差不多,差不多……」
  「它们差远了!」柳琴儿毫不客气地说道:「而且我觉得只有花中之王的牡丹花才配得上我们的凤姐!」
  现在的叶天龙也只有点头受教的份,原本是一个完美无瑕的场面,可是不想本来可以说是相当漂亮的结尾却变成了一件尴尬无比的糗事,这个破坏分子一定要好好惩罚!他的心中暗暗下了这样的决定。
  于凤舞先望了一下龙灵儿,然后对柳琴儿笑道:「琴妹,你不要给姐姐带高帽子了。讚美姐姐还不是就在讚美你自己吗?」
  柳琴儿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不再说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