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跟小表妹'上'一课

时间:2018-01-13 巴士到站…经过两个街口,我就到家了
我家在4楼,从家里看出去的风景挺不错的,有空请你们来(要带美眉…)
回到家,我老妈又吵个不停…..
「法文课上完吗?今天是最后一课吧?以后还学不学?有空教老妈两句。」
「va te faire foutre…」
「这是甚么意思?」老妈继续说:「哎呀,别玩了,你都忘了正经事了…」
我妈的,谁跟你玩?
「你舅舅和舅母明天就从香港来啦,他们要在这里长住一年。」
「所以呢?」
「我们要照顾他们。还有你的哲哲妹妹也会来,你很开心吧。」
我妈的!那个东西都会来?
不知道的朋友可以能认为有一个可爱的小表妹小妹妹很好呀
可是,如果她是这个样子呢……..?她可是一个不折不扣的丑妞!
「看你兴奋的样子…」妈妈在笑,道:「你们小时候是一对很好的玩伴,对吧?」
我妈的!谁在兴奋?小时候的我肯定没长眼睛!
不要来我们这里可以吗?
第二天,她们终于来了。
「叮噹!」门铃响起。
我马上躲在房间,挂上耳机,把房门锁起了
后来~我总算学会了如何去爱~可惜你~早已远去~消失在人海~~~~~
突然有人,拍我。
我脱下耳机,就听到妈媒在吵:「思齐,怎么又整天躲在房间,招呼都不打,没有礼貌!」
我转个身,闭上眼睛,没精打采地说了一句:「舅舅好,舅母好!」
以下的广东话将用{_______}表示
然后,我就听到一把很温柔很悦耳的声音:{思齐哥哥你好!}
我张开眼睛,就看到一位天使站在我身前。
「你…你好,你是谁?」
她微笑:{我係霜哲呀,你唔记得我啦?}
糟糕,我不太懂粤语……我转身看看舅舅和舅母。
舅舅和舅母都笑了,舅舅说:「她是霜哲,你忘了吗?」她是霜哲!?哈?不可能吧?
舅舅:「香港人常常说女大十八变,你看不出来吧,哈哈哈。」
我的春天~~我的春天~~~
霜哲轻轻皱起,脸蛋添上一份苦恼可是特别可爱!她说:{我要转黎台湾读书,好多野都唔识,唔该哂你}
不过,入乡随俗嘛,她开始用国语跟我沟通。
霜哲,她父亲姓李(我妈姓李)。小时候,她明明很丑,不知道这几年她都食了些甚么,变到现在般的漂亮。转过来后,她会在台湾读初二。
第二天,舅舅舅母和妈妈都出去了。
换了一身校服的她,十分可爱。
「哥哥,这是甚么?」她指着我的小鸡鸡。
我开玩笑说:「这是大肉捧?」
她一脸疑惑:「甚么叫做大肉捧?」
我开始有点怀疑,难道香港都没有性教育课,一个十多岁都不知道这些东西吗?
「小霜,你爸妈难道都没有教过你吗?」
她摇摇头。
很可爱
她抱着小枕头,特别可爱的。
「霜哲,我们上一课体育课好吗?」
她点点头。
「小哲,你只要放鬆下来就可以,哥哥会教你动作。」
我的双手这时攀上了她丰满的少女双峰,轻轻的揉捏着,霜哲第一次被男人摸胸,紧张的扭动身体,头轻轻的甩着,漂亮的长髮一左一右的晃动,很是好看∼正是这扭动,却让她的小腹不听摩擦着我已经完全勃起準备大战一场的肉棒。
我的舌头深深的在她的口中搅动。两人的舌头缠绕在一起……
「嗯、啊……思、齐哥哥……啊~霜哲……不舒服……」
我的舌尖在她舌底和上颚间四处游移舔舐。从嘴唇上传来的炽热感、令霜哲的全身不停的颤抖。 
这甜蜜的味道……真美味呢…
我感觉到霜哲身体渐渐失去力气了。「啊……哥……哥哥……啊……啊啊……」深深的亲吻之后、我把嘴唇移开了。
樱色的唇瓣之间、唾液拉出了长长的透明丝线。 激烈的喘息、以及胸中炽热、全身脱力的感觉……
霜哲就这样无力的依偎在我的怀里。「霜哲……真可爱~」「哥……哥……」
我呆呆的擡起头,浮现在眼前的是霜哲平素和善的笑容……
「你帮我口交可以吗?」
她摆一摆头,问:「甚么叫口交?」
「很简单,让哥哥教你好吗?」
她点点头。
我脱下裤子,躺在床上。大鸡巴现了出来。
「首先,妳想像一下妳在吃冰其琳,用舌头舔冰其琳的方式先舔着龟头。」
霜哲走上床,伏在我的跨下,伸出舌头,一下接着一下,很不熟练地来回舔着。此时我的包皮已包不住龟头,龟头肿胀的程度比起以往更大,该是因为「学生服」的刺激吧。
「你帮我口交可以吗?」
她摆一摆头,问:「甚么叫口交?」
「很简单,让哥哥教你好吗?」
她点点头。
我脱下裤子,躺在床上。大鸡巴现了出来。
「首先,妳想像一下妳在吃冰其琳,用舌头舔冰其琳的方式先舔着龟头。」
霜哲走上床,伏在我的跨下,伸出舌头,一下接着一下,很不熟练地来回舔着。此时我的包皮已包不住龟头,龟头肿胀的程度比起以往更大,该是因为「学生服」的刺激吧。
「好,现在慢慢把嘴打开,像含住冰捧一样的含住它。」
霜哲把嘴打开,含住我的龟头,那一瞬间我只能用爽翻天来形容了。接着霜哲只是含着,我抓着霜哲的头开始前后动着,我的鸡巴也开始抽插着霜哲的嘴。
「舌头也要舔着,不要停……啊~爽!妳天分不错喔霜哲。」
霜哲张开眼睛看着我,由上往下看学生妹帮你口交,这样子的画面相信有过这经验的人们肯定了解我的HIGH了。一会儿霜哲把我的鸡巴吐出。
「这是哥哥你教的好呀~不过,这个有点苦…….」
「苦口良药呀,乖…」
霜哲接着又把我的鸡把含住併吞吐着,虽然动作不熟练,但她努力的样子却也很赞。而且还时不时张开眼睛看我的表情,好像很怕我不舒服似的。
此时霜哲似乎掌握到要领,因为听到我的喘气声愈来愈大声,她更卖力吞吐着,舌头不断的蛇吻我的龟头。
而就在这个时候,霜哲的电话响起,来电大头贴是舅母的照片。
霜哲的舅母来了。霜哲不管电话,仍继续含我的鸡巴,等到电话响完也不理舅母,接着舅母又打第二通来。
我说:「妳再不接,你妈只会一直打,妳就接吧。」
接下来要请各位看倌发挥自己的想像力想像这些画面。
霜哲一边含着我的鸡巴,一边按下通话键和扩音键。
霜哲说:「喂,妈妈。」〔喂完马上又开始含〕
舅母说:「小霜,怎么不接电话?」
霜哲吐出鸡巴说:「我跟思齐哥哥在学习……」
舅母说:「你们都在学习甚么?」
我马上慌了,怕霜哲会乱说话,就紧接口:「舅母,我们在上体育课呢。」
霜哲再吐出鸡巴说:「妈妈甚么事情?」〔舌头伸出舔龟头〕
舅母说:「本来我有要事跟你说的…….」
霜哲说:「是大事情吗?」〔我捏了捏霜哲的脸,她吐了一下舌头装可爱〕
舅母说:「是的。」
霜哲说:「好了,既然是大事情,我就等你回家再听好吗?」〔有点生气,接着马上含住鸡巴继续前后动着〕
舅母说:「…那好吧,你要乖,要听思齐哥哥的话哦!」
舅母放心,你女儿真的很乖,也听我的话。爽~~~~
霜哲说:「嗯。」〔应该是在回答舅母的话,但是嘴巴含着我的鸡巴回答,听得出来她男友一直在讲〕
舅母说:「那么,拜拜。」
霜哲说:「嗯」〔嗯完然后挂上电话,又开始舔〕
我说:「妳好坏喔,放你妈妈不管,然后在这里含我的鸡巴。」
霜哲:「纡纡都说我要听你的话的啦〔说完更卖力含〕」
「霜哲,这是妳这辈子第一次帮男人舔吗?」
霜哲没有回答我,只紧闭着嘴用力吸着,脸颊都凹陷了。
我说:「霜哲,我有感觉了,想射了」
如果现在射精,不知道甚么时候才能享受这个美丽的身躯。所以我现在绝对不能射精,赶紧把鸡巴拔出来。霜哲才张开眼,嘴还牵丝,她把嘴擦了擦问我舒不舒服?超爽的不用说,她笑了笑抱着我。
我卸下她的胸罩,一双完美的乳房展现在我的眼前。此时的双乳柔和的灯光下散发着无比青春性感的光芒,粉红色的乳头颤颤巍巍的上翘,整个胸性好像两个梨子∼煞是香艳好看,就好像一朵盛开的鲜花,等着我这只蜜蜂去为她服务。
美丽的双目微微闭着,长卷的睫毛轻轻的颤抖,美丽的身体在我怀里散发出少女特有的清香∼我低头轻咬住一颗可爱的粉色乳头,轻轻的吸吮起来,一阵乳香瞬间在我嘴里回蕩,霜哲不禁「啊∼」的叫了出来,但是突然有用手背捂住自己的嘴巴,脸上的红晕又更浓了一层,应该是越发的害羞了吧。
她那修长美丽的双腿微微的打开,在我的大腿上轻轻的摩擦,大概是因为还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情,动作很小,很生疏∼但是带给我别样的快感。
我用空暇的那只左手顺着胸部慢慢向下抚摸过去,慢慢擡起她的右腿,手顺着大腿继续向下,那丝绸般细腻的手感让我魂不守舍,我轻轻的摸到她那可爱的脚丫,洗洗的抚摸着她的足弓。
她的脚踝部分也同样美丽,脚筋和腿部连接的地方有着很优美的曲线,据说这是高贵血统的象征∼她此时不知所措,只是在我的怀里发出小猫一般的呻吟:「啊……恩……那个……恩…不可以……呀呀……好奇怪……啊……很舒服呢∼……啊……哥……哥哥……呀……这是怎么回事……啊……啊……」我的右手此时离开了她那美丽的右腿,摸向她那圣洁的神秘地带,她紧张的加紧了修长的双腿。
我微微加力轻咬了一下乳头,她好像很舒服的「呀」了一声∼双腿也痉挛了一下,我趁那一瞬间摸到了她的内裤,隔着内裤摸着∼此时内裤已经变得潮湿,是药力的作用,这小丫头已经动情了∼我轻轻一笑说到:霜哲,你下面很湿哦∼霜哲喘着娇气,想狡辩:恩……不是啦……呀呀……哪里有呢?啊……那里……好奇怪……呜……
说着我又吻上了她的香唇,手轻轻的顺着大腿把内裤拉了下来,可能是因为发情的原因,霜哲竟然很顺从的太高自己的屁股,让我顺利的脱下,我并没有完全脱下她的内裤,而是让内裤挂在她的左腿上∼而后我的手直接摸到了她那几乎已经泛滥的阴户,右手手指轻轻的拨弄着她那宛如一道缝隙的阴缝,她身体更加紧张起来。
轻轻打开她修长的双腿,直接直面她那圣洁的私处∼「果然是看不到阴唇的啊!」在我看到那「一线天」后心想,她的阴户非常的美丽,没有什么很多的毛毛,洁白有些粉红的私处皮肤柔软而光滑。
此时因为爱液的流出使阴户在柔和的灯光下泛出一层非常漂亮的光泽,她此时感到了我正在很近的地方观察她的神秘地带,轻轻的的咬着下唇,并不时的呻吟:「不要……好羞呢……那里……不要看∼恩……啊!」
此时我轻轻的用鼻尖处碰了一下她的阴部,没有什么味道∼于是我伸出舌头舔弄了起来∼
「啊……啊……啊……不……不要……那里……不行……啊……好……好舒服……恩……呀……呀……不要舔……啊……」我的嘴巴也吸附了上去,西吮着这少女初夜的体液,真是美味∼霜哲被我舔的失了魂,嘴里「哼哼呀呀」的叫着,美丽的双腿不由的加紧我的头,突然一阵热热的爱液从她漂亮的阴户中微量的喷发出来……这小丫头被我舔的小高潮了∼呵呵∼
刚刚高潮过的她瘫软在沙发里,我轻轻的抱起她,真是太美了,我感到有些晕眩,脑子里一片空白,站在那里傻傻的看着她,她缓缓的睁开眼睛,看到我傻傻的看着她,她又羞羞的捂住双眼,说:「看什么呀∼人家不好意思呢∼」
我癡癡的说:「霜哲,你真的好美。」说着轻轻的趴到她的身上,她也感到我那完全充血勃起的肉棒顶在她的小腹上。
我看时候差不多了,便用肉棒顶住了她那圣洁的阴户∼她忽然便的很紧张,抓住我的手臂说:「哥哥……你慢慢的好吗?人家……人家怕∼啊……啊……啊……」
话到此时,我小心的将肉棒一点一点的推了进去,霜哲果然未经人事,」啊……呀……好……那样……那样的感觉……呀呀……好……」
我的肉棒感到她的小穴前所未有的一阵阵收紧,嫩滑的小穴紧抱着我的肉棒,给我无上的快感,差点逼我射了出来,我深呼吸了一下,固紧精关,调整了一下心情,继续慢慢的推进,直到感到有一个阻隔顶在我的龟头上,我轻轻的趴在霜哲的身上,捏着她美丽的双乳,说:「好妹妹,你看,我们现在连成一体了,放松哦!」
她微微正开紧闭的双眼,看着我们刚刚结合的下体,娇娇的说:「好害羞……小穴……满满的呢……有点酸酸的∼哥哥……我……很……很舒服」说着不好意思的把头扭到一旁,又闭起了双眼。
真是妩媚的尤物∼我一阵心跳,不由的下身一提,又猛的一沈!肉棒瞬间贯穿了16岁少女那纯洁的薄膜,少女猛的睁开眼睛,擡起头,双眼流出泪水「啊!痛∼好痛啊∼」
我赶忙吻住了她的嘴唇,轻轻的吻着,她泪汪汪的看着我,说:「哥哥,好痛呢……霜哲不要了……霜哲好疼」
我温柔的拭干她的泪水,并且吻着她美丽的脸庞,轻轻的哄着她:「好妹妹,不要怕,放松一下咯∼每个女孩变成女人都要经历这么一刻,而后便是前所未有的快乐,真的,哥哥没有骗你,哥哥很爱你!」
当霜哲听完我的一番话后一下抱住了我,在我耳边说:「哥哥真的爱我么?我也是∼太好了∼其实霜哲在第一次看到哥哥的时候就有点喜欢哥哥……呜……恩」
我又吻上她的嘴唇,以回敬霜哲对我的表白,和她香香的舌头互相交游,双手同时也轻轻地抚摸她那粉嫩的乳头。
「恩……恩……啊……那里……小……小穴……又开始痒了呢……哥哥……霜哲……那里……那……好痒」
我觉得霜哲的小穴里慢慢的又分泌出了爱汁,便试着重新启动肉棒在她的小穴里轻轻地抽动了起来,「啊……哥哥……有点……有点舒服……舒服……但是人家还是有点怕疼呢∼」
「好的,好妹妹,我会轻轻的,好吗?」
「恩,哥哥来吧,霜哲是哥哥的了呢∼」我很高兴的抽插着在她的小穴里肉棒,轻轻的,越来越向里,霜哲那美丽修长的双腿也被我擡了起来,同时用咀轮流吸吮着她的两只还刚发育起我一下比一下用力,她终于开始感受性爱带给她前所未有的快感
「啊……好舒服……啊……哥哥……的……哥哥的那个在霜哲的身体里……好舒服……啊啊啊……呀……要去了啊……」
说着她的足美丽的弓突然绷紧,小穴一阵热流袭来,小丫头今天最厉害的一次高潮了∼高潮后的霜哲无力的躺在床上喘息着,嘴角甚至流出了满足的口水,我看到这样香淫的霜哲肉棒不禁变的更粗更长∼霜哲也感到了我肉棒的变化,不禁睁大美丽的眼睛吃惊的看着我「哥哥∼你的……那个……怎么……还……」
说着我又一顶「啊!」再一顶「呀」然后慢慢的拔出,又猛力的一插「啊……恩……恩……呀!舒服呀∼」
我俯下身体,吻着霜哲随着我抽插而晃动着的美丽乳头,问她:「好妹妹,我的霜哲,哥哥的肉棒插你插的舒服么?」
霜哲哗的一下,本来因为刚刚高潮而平静下来的脸蛋又红了起来,啐到:「坏哥哥,还说这么恶心的话,人家很舒服呢∼」听到小美人这么夸赞,我不由的把她抱起,两具裸体紧紧的拥抱在一起,嘴唇紧密的吻着。我的手慢慢的从她光滑的后背摸到浑圆的屁股上,轻轻的揉捏着,慢慢的擡起她的屁股,再放下,再擡起,再放下,让我们在床上坐着也能慢慢的享受性爱的快感。
霜哲紧紧的抱着我,修长的双腿也环绕到我的背后,任我抽插着她初经人事的阴道,亲吻中更是模糊的呻吟「呜……舒服……呜……恩……哥哥……肉棒……好……进到……呜呜……小穴最里面了……呜……又来了……呜呜……」
我拉开她的修长的美腿,让她跨坐在我的身上,我慢慢的躺下,让她主导人生中自己第一次上面的感觉,她很害羞,不知如何是好,我把住她美丽的大腿根部,轻轻的向上推,看着我的肉棒从她的小穴中慢慢的拔出,快到龟头的地方松手,她随着体重猛的把肉棒插进了她的小穴深处,直捣花心。「啊∼好舒服……」
随着我帮助的几次抽插,她慢慢领悟了,漂亮的头髮随着头的摆动划出美丽的弧线,丰满坚挺的乳房也一上一下的跳动着,自己一纵一纵的扭动着纤细的蛮腰,擡着性感的屁股和我的肉棒交合着,交合处发出「啪啪」的皮肤一次次紧贴的拍打声。
我的双手一遍又一遍的抚摸着这个被我彻底征服的天使般纯洁的女孩那光洁如丝般的身体,仔细的吻着她身上的每一处。
「啊……好舒服……霜哲好舒服」
「要飞了……霜哲……要飞了」
说着趴到我的身上,看来小丫头又高潮了,无力再来美妙的悸动。我拔出肉棒,轻轻的把她推倒,然后翻过来,让她的屁股对着我跪下,我的肉棒从后面慢慢的重新推进到她紧紧的小穴内,继续和春情激昂的阴道进行活塞式的摩擦。她美丽纤细和腰和丰满的屁股形成一个完美的桃子形状,看的我血脉喷张,俯下身,从后面抱住她那丰满的乳房,揉捏着可爱的乳头,并吻着她光洁无暇的后背,一下下的顶着她的花心。
「这个姿势好奇怪……恩……啊……好……也……也好舒服……好像……好像小狗狗……嘿……嘿咻呢……啊……啊……不要……不要再捏霜哲……霜哲的乳头……好刺激呢……啊……啊……」
我感到我快到了,但是我不想这样就完了,于是又定了一下神,停止了抽动,只是亲吻着她美丽的身体。
「好哥哥……恩……怎么……怎么停了呢……还动呀……小……霜哲被哥哥弄的好舒服呢……」
说着我把霜哲重新放倒在床上,拉起一条修长的美腿,然后侧插进她的身体,这样的姿势能让我的肉棒最大限度的进入她阴道深处,于是我开始慢慢的活塞式抽动,一下,一下,每次都把肉棒退到只剩下龟头在里面,然后再慢慢的推进去,看着她刚才还是「一线天」样子的小穴现在已经被我开发成女人标準的外露式的阴唇,并且随着每次的抽插,我的肉棒都从她的小穴带出很多白色类似精液一般的爱液。
「啊……好深……呀……好舒服……啊……霜哲……霜哲……好爱啊……」
我抱着她那美丽修长的腿,一遍插着她的小穴,一边嘴慢慢的吻着美腿,慢慢的吻到可爱的脚丫,舔着她漂亮的脚趾∼霜哲被我这么一舔,又痒又舒服,更大声的叫床起来「呀呀∼哥哥……不要……霜哲酥了……好舒服……恩……好舒服呀……」
抽插了一会,我觉得她又要高潮了,于是放下她的腿,俯下身抱住她,亲吻她,她那完美的乳房紧贴在我的胸口,随着我的抽插一震一震,和我的胸膛摩擦,让我无比的舒服,她修长美丽的腿也紧紧的圈住我的屁股,让肉棒更加的深入,我开始用力加速,她感到我的变化,也动情的擡动她的蛮腰和屁股迎合我的抽插,
我猛地把头埋在她的肩头,对她的耳朵吹气说:「霜哲……好妹妹……啊……啊……哥……哥哥……要射了……啊……啊……」
霜哲的阴道此时发出破身以来最大的一次紧缩:「啊……啊……哥哥……射吧……射到霜哲的小穴里……霜哲好喜欢……小……霜哲……霜哲也……啊……也来了……」
说着,从子宫一阵热浪沖刷过来,打在我火热的龟头上,被这潮水一击,我猛的抱紧身体下这完美的裸体,换一侸体位肉棒死命的进行最后的沖刺,最后顶进了花心「啊!!射了!!射……啊……」她此时也用力的抱着我的屁股使劲的捏着。
我的肉棒一阵痉挛,却不敢在霜哲的子宫里撒入爱的种子,一波又一波,她的阴道有是一阵收缩,居然连续了两次高潮!!
我马上抽出肉棒射在她的小脸上。
「啊!好烫呢……啊……啊……呀……」
她十分满足的神情对我说:
「哥哥,以后我是你的人了,你要负责呢,要对霜哲好哦∼」说着沈沈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