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阿里布达年代祭 第三卷:第五章 龙女情缘

时间:2018-01-17 有龙女姐姐带路,实在是一件很可喜的事,因为我虽然知道这座宫殿有地下秘窟,却不知道苏瓦鞑剌把珍宝藏放于何处,如果真的花时间搜寻起来,这么大的一座宫殿,怕不花上十天半个月。
  我的变态老爸曾经说过,魔法与武术修练到最后,其实是殊途同归,都会牵涉到心灵与精神层次的锻炼。他被人列为当世五大最强者之一,这话大概不会错到哪里去,因为龙女姐姐就是这样骋目远望,目光变得幽远起来,在宫殿中找寻目标,片刻之后,她就肯定了正确位置。
  「在那里!」
  像一阵风吹拂而过,靠着龙女姐姐的提携,我们很快地来到了藏宝库门前。正确来说,并不算是门前,因为我们面对的,是一堵厚实沉重的石墙。
  「龙女姐姐,我们这是……」
  「当不速之客,可并不一定要开门才能进去的喔,小情人。」
  龙女姐姐的意图,很快以实际方式展现。当她连着剑鞘,将配剑斩向石壁,那些厚重岩块恍若无物,活像堆巨大豆腐一样,立刻土崩瓦解,露出了一条黑黝黝的宽敞通道。
  在这条通往苏瓦鞑剌藏宝室的秘道中,我们见到了七八具穿着华贵的豹人尸首,那都是知道族长完蛋大吉,山下又有超级高手出现,即将杀将上来,于是纷纷闯入此地,希望能带走宝库内珍宝的族中重要份子。只可惜,苏瓦鞑剌也非善男信女,宝库内机关重重,这些人不自量力,又没有通关信物,就一个个死于非命,碎尸就地。
  这也就是我这一年来寻宝遇到的一大技术难关。通常豪门贵族身殁时,会带一大堆珍宝陪葬,特别是着名武者、魔导师,更是如此,所以盗墓就应该是寻宝者的一条发达捷径。但事实并非如此,顶级武者的力量封印,威力可以维持数百年不散;至于一流魔法师的墓穴,更是有一堆无生命怪物在守卫,没有相当实力,进去盗墓根本是送死。
  平心而论,在机关的设计上,苏瓦鞑剌还真是下了不少功夫,一路上又是毒火连喷,又是弩箭乱射,到后来,甚至跑出几十具石像守卫,持着能充分发挥蛮力的狼牙棒,像几十座小山似的,朝这边冲杀过来。
  倘使是平常,只能靠阿雪的超人体力,带着我飞奔逃命,不过今天就不一样了,有一个超级高手带头前冲,什么护库机关我都不怕。
  面对弩箭飞射,龙女姐姐眉头微蹙,一道真气护罩便在我们身外出现,毒弩来势虽急,却没有一枝能近我们五尺範围内,有些甚至才射出石墙,便接触到护罩外缘,凌空片片碎断。当毒火要喷将出来,她抢先一步拍击在石壁上,只听见连串闷响于墙内大作,不一会儿功夫,很多地方都冒出袅袅紫烟,所有喷火孔都给破坏殆尽。
  至于那些威力强大的巨石兵,则是一点都不构成障碍,龙女姐姐手腕抖动,剑气如鞭挥洒而去,才一接触,便是一长串轰然声响,几十具石像守卫全变成了一堆石砾土块,失去了再战的能力。
  最后到了藏宝库之前,那个用锁链七缠八绕、组成一个神秘图样的金锁,似乎是某种强力咒封,但是结果仍是一样,龙女姐姐运功片刻,在确认这并非某种触发性咒术后,随手一拉一扯,整道金锁连同咒封哗啦一声,崩溃瓦解。
  「找到了,就是这个!」
  在宝库内搜寻片刻,我一声惊呼,找到了这次的目标。这里头的金银财宝虽多,对我却没有太大的诱惑力,我真正要拿的东西,是早先苏瓦鞑剌向众人炫耀的彩品,那个什么鬼神灯,他既然敢如此夸口,想来也是有一定份量的珍宝,先弄到手準没错。
  被放置在一个乌木镶金的小箱子里,沉甸甸地颇有份量,黄铜铸成的油灯外壳,染上了一层模糊的锈渍,捧在手里,感觉得到一股莫名热力。
  我就像个考古学者一样,对这神灯仔细端视,片刻之后,我终于确定,这神灯中藏有某种魔法能量,至于是不是像传说故事一样,里头蕴含着某个帮忙实现愿望的魔灵,在完成愿望之后,会吞噬许愿者的灵魂,一时间是不得而知,安全起见,送回王立魔导学院去做细部检验,是比较妥当的办法。
  和这油灯一起摆放在箱子里的,还有一枚银戒指,一柄雕工精细的象牙匕首,我无暇细看,匆匆将箱子盖上,抱了就走。
  龙女姐姐站在宝库口,没有跟进来,似乎在看着什么东西,怔怔出神,见着我出来,这才点点头,道:「我有话要和你说。」
  该来的终究也是要来,我全无异议,就直接与她挑了个珠宝箱当凳子,相互对坐下来。
  龙女姐姐问了些我在娜丽维亚的事,我则将如何发现黑龙王阴谋的经过,详细说了一遍。当然,说的是因为接到检举,那间善堂有人口买卖,这才让我们派兵去搜查,至于有关于阿巫的丑事、与织芝的情缘,一概省略不提。
  「原来是这样,你知不知道,你真的帮了我一个大忙。」
  长久以来,反抗军在东海与黑龙会对抗,但龙女姐姐却一直知道,黑龙会之势大,已经不仅仅是一个海上霸权,其实力甚至已进入大陆本土,绝非反抗军所能独力抗衡。要真正推翻黑龙会,就得要争取大陆诸国的支持,特别是临海的几个国家,为此,她宁愿军费困难,也强力约束属下,禁止一切海盗行为。
  然而,在大陆诸国眼中,黑龙会制霸东南海,早已是不争的事实。李华梅其人其事,虽然令天下人讚歎感慨,却是如此而已,谁也没有意愿真正去与她联盟抗暴。说到底,东南海的海上人民活得水深火热,和他们有什么关係?政治永远是最现实,当前掌握实质利益的黑龙会,才是大陆诸国真正要争取外交的对象。
  「说起来,其实很可笑。这许多年来,有很多出身大陆名门的英雄侠士,都说是为我倾心,愿意在大海中找寻价值万金的宝珠、珊瑚,愿意摘下天上星星来搏我一笑。」龙女姐姐摇摇头,苦笑道:「可是这些英雄侠士里头,却没有哪一个愿意陪在我身边,与我对抗黑龙会……」
  这点倒是不意外,以黑龙会的声势、黑龙王的强绝武功与黑魔法,谁敢冒着天大危险,去协助于她?就算本人有这个意愿,当考虑到整个家族的立场,也就非得却足不前了。这种时候,越是出身于名门世家,越是无法自由行事。
  「所以我要多谢你,好弟弟,你在娜丽维亚做的一切,让我们掌握到了转机。」
  因为我在娜丽维亚揭发了黑龙会的改造阴谋,使大陆诸国警觉到黑龙王的野心,对之大为忌惮,为了要压制黑龙会的进一步发展,便不约而同地联合起来,在有意无意间展开各种阻碍,更开始对龙女姐姐的军队进行援助,让本来艰苦的战局一下子扭转过来。黑龙会虽然强大,但是当大陆诸国联合压制,却也是应付得极为吃力,给了龙女姐姐可趁之机,挥军直上,以她的军事天份,赢得一连串的胜利。
  「虽然前途仍然不易行,但是却已经开了一条路出来,这些都多亏了你,是你把光明带给了我们,带给了东南群岛的海民。」
  似乎是因为心内激动,龙女姐姐她握住了我的手,很诚挚地说着,一时间反倒让我觉得很不好意思,嗫嚅道:「不……其实,这些也是巧合,我并没有那么大的功劳……」
  「巧合吗?或许吧,在命运之线的牵引下,人与人的关係,就是由数不清的巧合构成。」龙女姐姐说着,忽然朝我眨眨眼睛,笑道:「别那么紧张嘛!我以为你不用在我面前装什么样子的。知道吗?我大概猜得到你心里在想什么喔。」
  「咦?」
  「你是不是在想,最近的这些女强人,一个个都是心理有病,见不得男人好,所以我故意来看你丢人出丑,好抹去你在我心中的位置,或者……」龙女姐姐的声音忽地转冷,沉声道:「为了不让那晚的事传出去,我可能直接杀人灭口,趁着身在这大荒南蛮,没人知道你的下落,就算我把你杀掉,甚至把外面的那位小妹妹一起干掉,也没人知道鼎鼎大名的法雷尔爵士葬身于此,一劳永逸。」
  实在不是开玩笑,当她这么说的时候,一双凤目中绽放出一股冷电似的锋芒,让人确实感觉到她身为一军之将的肃杀威严,更教我不敢怀疑那令我呼吸困难的冷冽杀气。脚底虽然想要逃跑,但全部毛髮紧绷直立的身体,却整个动弹不得,只能坐在原地,任豆大的冷汗不住淌湿衣衫。
  「真是个小傻瓜!」
  一记纤指适时地敲在我额头上,彷彿带有魔力一般,解去了浑身的僵硬与恐惧,龙女姐姐温和的语句,也慢慢传入耳内。
  「放心吧,你想的事情,不会实现的。华梅虽是自傲自持,却不是你想像的那种变态女子。她向来就是个光明磊落、对自己所作所为负责的人,既然当初的一切决定是由她所做,现在她就不会后悔,也不会迁怒于你。」
  龙女姐姐道:「老实说,在与你共度的那一晚之后,我确实一度感觉到很屈辱,那时的打算是,等到黑龙会溃灭、海民重回康乐生活后,立刻就横剑自杀,再不用去面对这么羞耻的回忆……」
  喂喂喂,还说不是心理变态,不过就是一起躺了一个晚上,除了舔舔抱抱,连实际欢好都未曾有过,这样子也要去闹自杀,也未免太过分了吧!和我共度一晚,真的有那么让人痛不欲生吗?
  「怎样也没想到,会在娜丽维亚与你重遇,又蒙你帮了那么大的忙,而在那之后,我一个人想了很多东西,想到以前我爹爹还在的时候,想到这些年来和黑龙会的对抗,还有想到你……其实,华梅并没有江湖传闻说的那么坚强,又或者,在勉强撑起来的坚强之下,每个女强人,都仍只是一个有血有肉、希望能够有双手相互扶持的平凡人。」
  一面说着,龙女姐姐轻轻拨开面侧髮丝,露出的绝美线条,还有那柔美的表情,令我几乎看得呆了。从这番话里,我觉得好像接触到她心里一个无人触及过的所在,而其中的若有所指,更使我不敢打岔,屏气聆听着,只觉得一颗心紧张得快要跳出了胸口。
  「小情人,这是华梅很认真地考虑过的问题。」龙女姐姐微笑道:「你是真的有心要追求我?做我的小情人吗?」
  照世俗观念,由女方主动开口求爱,本该是一件很难堪、很丢脸的事,但正因为她是李华梅,名扬东南海的龙女帝梅,这番话说来仍让人觉得不卑不亢,一点都没有损及她的如梅傲骨。
  只是,当她这么问的时候,脸上的温和笑容,是我从来没有在她身上见过的,相信目前也没有别的男人够资格目睹。那是种完全没有戒备、卸下了所有威严的柔美笑靥,在这一刻,龙女姐姐她看来一点也不像是一个统军一方的元帅、拥有最强称号的女武神,反而很像是一名平凡的邻家少女,让人打从心底地想要亲近、喜欢。
  如同天上掉下了宝来,我立刻便想要开口答应,再说一些拿手的甜言蜜语,然而,当接触到她眼中的一抹真挚期盼,我心中蓦地一动。
  和龙女姐姐相比,我这一无是处的家伙,算得上是什么东西了?她放着身边无数英雄俊杰不要,独独折节垂青于我,这是何等的委屈,难道我就不能有点改变,让她能够引以为荣吗?
  对于我来说,横亘在我与她之间的,本是一道遥不可及的漫长天河,而她就俏立在云端,耀眼地散发美丽彩光。这一切本来都是那么高不可攀,但现在,由于天女垂青,一条梯阶出现在我面前。有生以来的第一次,一股难言的灼热感受,在胸口燃烧着,让我很想要去做些大事,让天下人知道,李华梅的情人,是一个能够与她相提并论的男人。
  「龙女姐姐,你放心吧,我明白你的意思。请你给我一段时间,我保证,绝对不会让你丢脸的。」
  从以前到现在,这大概是我这辈子说过最具雄心壮志的话了,虽然说不太合本身个性,但至少我此刻说来全然不会后悔。
  「丢不丢脸不重要,只要俯仰不愧于人,对得起天地良心就行了。我……很高兴你有这样的志气。」
  呃……这个就比较麻烦了,不丢人还比较容易,倘使要我不愧于人,那往后还靠什么混饭吃?至于对得起天地良心,那是再轻鬆不过了,因为每个人良心标準不同,对我来说,只要不把其他人当人看,良心一向是很过得去的。
  「刚刚你说过,你觉得我们的相识纯属巧合。我起初也是这样想的,但是三次相遇,第一次你的资金助我攻破巴士底岛,第二次你的发现又帮我逆转战局,现在第三次相逢,你又可以帮上我一个大忙,这些……说来真是很不可思议。」
  龙女姐姐轻声道:「也许这些真的是巧合,不过对我来说,我与你的相遇相识,一定不是偶然的。」
  说着,一丝红晕浮上她白玉般的面颊,与原本的明艳英气一相映,形成了一种难言的娇柔艳丽,彷彿一朵盛放的洁白牡丹,让我心神一乱,当我再次惊醒,已经是情不自禁,吻上龙女姐姐柔嫩芳唇。
  「嗯……」
  唇瓣接触的感觉很好,虽然不是那种口舌交缠的深吻,但是一种心灵交流的满足感,却温暖地溢满了整个身心。从龙女姐姐的身上,我闻到淡淡的大海气息,还有醉人的女儿家幽香,让我几乎想要永远这样下去。
  当这一记淡淡的亲吻结束,我和龙女姐姐相视一笑,彼此心中都溢满了一种难言滋味。
  并不能说是爱意,因为长久以来,龙女姐姐从未尝过爱恋滋味,不过,她确实是对我打开了心扉,试着接受我这闯入她生命中的男人。
  事情能够如此顺利,我想这和传闻中龙神族的信仰有关。与其他热情奔放的海民不同,龙神族是非常强调女子贞操观的一个种族,讲究贞洁自持,从一而终,虽然我过去对这观念嗤之以鼻,认为倘若普天下的女子都信这一套,那妓院要从哪拉到婊子?不过,现在我确实是因为这套腐败的思想观念,而大蒙其惠。
  之后,龙女姐姐托我帮忙办理一事,送个信物给她一名在南蛮的故人。从她的话里,我感觉得出事情并不单纯,可能还有相当的危险性。
  「既然是姐姐的交代,那我就去帮你办了吧,不过……」我贴近她耳边,低声问道:「你真的不会像其他一些女人一样,喜欢干掉在自己心中有份量的男人,故意要我去到某个地方,然后十几二十万的兽人大军突然冒了出来,让我死无葬身之地?」
  「不会啦!」被这问题弄得啼笑皆非,龙女姐姐笑骂着一拳捶在我身上。
  就这样,我和龙女姐姐分别了,为了要表示诚意,宝库里的金银财宝我一样也不拿,全部送给龙女姐姐充当军费,老实说,拿这些财宝去解救那些海民,还真是浪费得可以,就算是去买烟花放个精光,也比这划算得多。
  不过,如果没有烽火戏诸侯那样的大手笔,又怎够资格追得上龙女姐姐这样的绝代佳人呢?捨得捨得,不捨不得啊!
  匆匆出了宫殿,外头阿雪早已不耐久候,卧坐在地上,背后靠着碧玉龙豹的躯体,睡得正甜。这个死女人,那头豹子可是危险猛兽呢!几下子就和你混得那么熟,上辈子肯定是畜生转世。
  「喂,阿雪,起来!」
  我随意一脚踢在阿雪丰满多肉的翘臀上,将她惊醒过来,那头豹子则是恶狠狠地瞪着我,口中发出不怀好意的低咆声。
  「啊?师父,你出来啦!」
  「废话,不然难道还在里头待一辈子吗?快点起来,我还要下山找家送货的,用最速件把这盏神灯送回阿里布达去,顺利的话,很快就可以奉召回去,不用再流落南蛮睡大街了。」
  「嗯……可是,师父啊,那位很漂亮很漂亮的姐姐呢?」
  阿雪的话,勾起了我一阵愁怀,回头看了看那座龙女姐姐还置身于其中的宫殿,直过了好一会儿,我才依依不捨地回过头,对阿雪说话。
  「没什么,刚刚已经把那个婆娘给搞定了!」
  「咦?师父你的意思是……」
  「喔,没什么特别意思,只是刚才谈情说爱,讲得嘴巴都酸了,等会儿下山之后,你找个地方脱掉裤子,我们再来干一炮吧!」
  「……………」
  没办法,作为一个男人,除了甜言蜜语之外,面子也是很重要的。
  由于所有障碍者都被龙女姐姐给惊退了,我们这一趟下山之路就很轻鬆,没有愈到任何阻碍。
  既然有了神灯,那就不需要用碧玉龙豹去交差了,这样子其实反而好,否则这头异兽兇猛无比,如果送进宫去,随便伤了什么人,抓花了国王宠妃的脸,甚至一口把国王的狗头咬掉,我虽然会幸灾乐祸,大呼痛快,却免不了被论罪连株,给判个满门抄斩。
  「喂,阿雪,豹子已经没用了,把它给放了吧。既然是属于这里的动物,你一直留着它做什么呢?让它回到它自己的家园去吧!」
  话讲得好听,但真正理由是不想再带这头危险动物上路,省得哪一天它连我也反咬一口,那时再要将它人道毁灭,可就悔之不及了。
  不过,枉费我想出了那么好的理由,阿雪却是全然不领情,搂着碧玉龙豹的颈子,固执地摇头。
  「不要。师父,我决定了,我要养它。」
  不顾我的反对,阿雪坚持要收养宠物,我虽然不赞成,但是为了以后幸福着想,现在正是讨好阿雪的时候,于是放弃与她争论,任由她高兴,带这头龙豹一起同行。
  说也奇怪,这头龙豹可能真的是上古异种,早先身上受了那样严重的伤痕,血肉馍糊的,到现在我再重新一看,想要上药什么的,却发现那些伤痕已经全部回复,皮毛油亮,再不留半点痕迹。
  (好惊人的自我痊癒啊,这样子的生物,怎么会搞到只剩一只,快要绝种了呢?真应该送回魔导学院,让里头的魔导研究师解剖一下…)
  大概是看透了我的不怀好意,当我装出和蔼表情,想要伸手去摸摸它的毛皮,险些就被它回头一口,把手给咬掉。
  「不可以喔,豹豹,师父他是个好人呢,不可以这样。」身为饲主的阿雪连忙制止,很慌张地向我说着抱歉。
  真是个傻妞,枉费跟了我一年,连一点起码的识人之明也没有。我这样子也算是好人?看来连头豹子都比你聪明……
  发挥着独有的亲和力,阿雪几下子就和碧玉龙豹混熟,让豹子亲匿地舔着她的掌心。在下山路段时,那头豹子甚至主动让她趴靠在背上,就这么摇摇晃晃地下去,好不惬意,看得我心头恼火。
  「太不像话了,有腿不走路,居然还要靠坐骑,阿雪,我可不记得教出过这么软弱的徒弟喔!」
  生气的理由,其实是因为我自己走得腿酸,不过我绝对不会笨得要阿雪下来,让我给坐上去。那头豹子等着咬我等很久了,这点我敢保证。
  「对不起了,师父。」阿雪委屈地说道:「可是这一次,人家走路真的不太方便嘛!」
  「为什么?走路可是有益身心的好运动喔。」
  「人家、人家……的屁股,到现在还在痛……」
  「……那算了,你就继续坐吧,下次我会轻一点的。」
  到了山下的城镇,我找了一间可以信赖的运托铺子,把那个神灯用这方式寄回阿里布达去,路上有专人随护,安全性应该不成问题。
  其实国王陛下还真是丢了一个麻烦任务给我,因为根据我这一年来的探查所得,别说是弄清楚圣者之杖在哪里,就连圣者之杖到底是什么东西?有什么来历?长什么样子?都是众说纷纭,没有一个答案。
  最普遍的一个说法就是,那是造物主曾经使用过的手杖,在各种圣器之中,几乎是等级最高、已经变成神话的那一种,早就不知道流落何方,也不知道曾有多少英雄贤者想要去找,这之中甚至还有人动员一国之力在搜寻,一样是毫无结果。
  如果要靠找到圣者之杖来完成勒令,我看是结果渺茫了。说到这里,另一件工作可能也不好做。龙女姐姐给了我一个镶着五色宝石的黄金手环,要我往西深入南蛮,去找一个叫做卡翠娜的女人,告诉她说,龙女姐姐因为不想把花粉带过去,给大家添麻烦,今次可能会晚一些到那边。
  一番话说得神神秘秘,我并不是很懂,不过,看起来龙女姐姐之所以万里迢迢赶到南蛮,就是为了此事,遇见我,只是巧合而已。
  如果再要往西深入,穿过层层树海,那就是一个很麻烦的地方,被南蛮人称之为羑里,也可以说是真正的南蛮地带,除非是真正身怀绝技的寻宝者,否则不会轻易涉足的地方。
  就如同人类看不起兽人,兽人们也很讨厌人类,更不怎么喜欢与外界接触,所以大多数的兽人,都是住在一个叫做羑里的大盆地,瘴气瀰漫,恶兽遍布,当地民风更是勇悍好斗,对外来人士没有好感。像这样的地方,人类与兽人之间很容易发生摩擦,所以一般的珍宝商人都只在南蛮外围游蕩,与中间人做交易,不敢轻易深入。
  真正的高价值珍宝,都藏于羑里内地,不过没有一身好本领的人,去了就很难出来,这些都是来此淘金的寻宝者,普遍知道的常识,我亦是因此,到了此地半年,却只敢在南蛮外围打转,不想到内地去打生打死,但现在没得选择,为了龙女姐姐的托付,怎样都要闯一闯了。
  在旅店里头休息时,我继续研究了一下今天弄到手的珍宝。
  撇开财宝性的物件不谈,我真正在意的,是那枚和神灯一起被发现的银色戒指,在上头,我感觉得到有一股能量在缓缓流动,应该是一件有特殊功用的魔导器具。
  根据魔法师之间的口耳相传,这类魔导器,可能有妖精寄宿于其上,与使用者结缔契约,实现愿望。不过妖精们喜欢设下圈套,在实现愿望的同时引人上当,如果碰上了魔灵,实现愿望的后遗症还可能非常悲惨,所以魔导学院谆谆告诫,别与异种生物随便订下契约。
  话是这样讲,不过,拿到了手的宝物不去试试,岂不是好浪费?
  想了又想,我终于拿起那枚戒指,在上头摩擦了两遍。
  「呼~~~~」
  在我摩擦戒指上的花纹之后,异变忽生,一道突来疾风,吹灭了桌上的油灯,让房里陷入一片黑暗之中,而渐渐地,我发现到,好像还有什么其他东西出现在房里。
  (什、什么东西?)
  刚刚想要点灯查探,忽然就有一把又黏又腻、彷彿蜜糖一样甜美的柔媚嗓音,从后头直传入我耳里。
  「前面的那位帅哥哥,愿不愿意和我做个交易啊?现在签约,可以享有新推出的各项优惠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