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逍遥小散仙 第五集:妖魔遗孽 第八章 妖魔遗孽

时间:2018-01-22 「他是你六师伯?哦,我记起来了,这家伙也是你们玄教中人。」
  绮姬轻描淡写道,坐起身子拢束云发,不慌不忙地重系给某人拉脱的翠绿抹胸。
  「是啊,你……你为啥要去偷猎他的灵兽?」
  小玄满面惊慌,猛然省起眼前状况,急忙爬起穿衣繫带。
  绮姬见他手忙脚乱面无人色,没好气道:「慌啥!姐姐这就出去,不会连累你的。」
  「你到底为啥要盗他的灵兽?」
  小玄追问,脑子里一片混乱。
  「入药救人呗。」
  绮姬拉上纱子,慢悠悠地结繫腰间罗带。
  「救谁?」
  小玄顺口就问。
  「要我在这里跟你慢慢说么?」
  绮姬睨睨他道。
  「不要不要。」
  小玄赶紧摆手,声音都哆嗦了。
  「好啦,姐姐走了,再慢些儿,只怕有人要昏倒了。」
  绮姬笑嘻嘻道,身轻如燕地跃下床。
  「千万小心,我六师伯极厉害的。」
  小玄担心道。
  「还算有点良心。」
  绮姬甜蜜道,忽然探首过去,软软朱唇在他脸上沾似地亲了一下。
  「盗兽妖孽,还不快快滚出来!」
  外面又是一声乍喝,声蕩四野。
  绮姬倏地掠向窗口,一闪而出,立闻数声不明轻响,接着是易寻烟的沉喝:「哪里逃!」
  再往下杂响四起,似叶落、似枝折。
  「哎呀!」
  一声女人轻呼。
  小玄心头蓦紧,却听绮姬的声音娇滴滴响起:「好险吶,差点儿就给捉住啦!」
  「难怪能猎杀犀渠兽,如此修为,着实可惜。」
  易寻烟冷声道。
  「这位大叔,什么可惜呀?」
  绮姬娇声问,若只听声,八九会令人误以为是个天真无邪的少女在说话。
  小玄错愕,心头悄急:「还不快跑!五姐姐怎在这时候同六师伯聊起天来了?」
  「吾在为你可惜,可惜你不知辛苦了多少岁月,方能有此修为,然却一朝断送。」
  易寻烟缓缓道。
  「大叔到底在说啥呀?」
  绮姬只装不懂。
  「为何要盗吾岛灵兽?其他同谋今在何处?」
  易寻烟森然问。
  「嗳,不就两头兽儿么,您乃玄教仙真道德高士,为这般何看不开哟?竟然忍心对奴家苦苦相逼。」
  绮姬终于承认,模样却是楚楚可怜,语调里说不尽的委屈。
  「看来……只有拿下你,才会如实招来。」
  易寻烟寒声道。
  「你捉得住我么?」
  绮姬笑嘻嘻道。
  小玄骤闻风雷声起,整间屋子竟给震得隐隐抖颤,心头惊撼,急忙奔去窗口观看,但见外面风沙大作,无数枝叶沙石似给什么带得东奔西走,易寻烟与绮姬的身影在当中时隐时现,而位置却是瞬息即变,忽尔一下交错,爆出轰天炸响。
  巨响过后,风沙骤减,枝飞叶散处,绮姬疾旋而退,连打数转方才站住,玉颊晕红云鬓零乱,模样颇为狼狈。
  易寻烟于她对面现出身影,却是神闲气定,发上衣上片叶不沾。
  小玄见状,立知双方高下,心中更是着急。
  「呃」的一声,绮姬突然呕出小口血来,她以袖拭唇,蓦地黛眉双轩,咬碎银牙道:「臭匹夫,竟然损我真元,不与你较真,反以为我软弱好欺么?」
  易寻烟淡淡道:「吾之辟邪真气毁形破元,最克妖魔,你若再不束手就擒,到头来休要后悔。」
  「我倒要瞧瞧谁会后悔。」
  绮姬冷笑一下,丽容已复妖媚,纱袖挥过,手上忽然多了一把碧幽幽的双股长叉。
  小玄见她竟似要与易寻烟一决高下,不禁额头冒汗,在屋里不住祈求:「我的姑奶奶,您就快快逃吧,我这六师伯可是教中的护教尊者,诛伏过地界七七四十九洞妖王的,你又如何是他对手?」
  忽听有人笑道:「师兄,这是啥精怪?如此不知死活。」
  霓裳晃处,一个婀娜丽影飘飘掠至,正是飞萝。
  易寻烟道:「此孽颇有道行,难以瞧明,只知是那卵胎湿化之物。」
  小玄心中暗暗叫苦,就于此刻,又见数条俏影翩跹飞至,为首之人,赫是师父崔采婷,后面跟着雪涵、李梦棠、程水若、夏小婉一众师姐及侍儿摘霞,显然是先前的呼喝与打斗声惊动了她们。
  易寻烟望见崔采婷,身子悄然一震,声音微哑道:「师妹,许久没见。」
  「嗯。」
  崔采婷面无表情地应了一声,眼睛目不斜视地盯着给围在场心的绮姬。
  绮姬持叉傲立,面对诸强合围,竟无丝毫畏怯之色。
  小玄心中连呼不妙:「这下死了!惹出大祸了!五姐姐为了来看我,如今走不脱了!」
  孰知不妙的事接踵而至,小径转处,再有一伙人马闪出,却是方少麟与贺天鹏各率部下赶来,登将翠华庐围得水洩不通。
  方少麟快步行近,朝易寻烟等人躬身作揖道:「弟子疏忽,竟让妖物潜入府中,惊扰了诸位师长。」
  易寻烟道:「没事,这妖孽道行非浅,你防不住的。」
  「大胆妖秽,竟敢偷闯侯府,活得不耐烦耶!」
  贺天鹏大喝,他身后的十余名伏魔手也一齐呼叱助威。
  绮姬却不拿眼瞧他,只对易寻烟轻轻道:「臭匹夫,今儿你们人多,改日再找你算帐。」
  贺天鹏见她全然不睬自个,不禁大怒,恶狠狠道:「有吾在此,你逃得掉么!」
  绮姬终于转面望他,笑吟吟道:「好威风喔,你是谁呀?」
  「瞧瞧这是什么。」
  贺天鹏道,从腰里取出一样物事,甩手扬处,骤见金芒晃耀,却是一张似用金丝织就的渔网,其上不时滚浮出若有似无的符篆图像,玄异非常。
  「金刚陷魔网?」
  绮姬盯着他道:「敢情你是蕩魔堡的人?」
  「还算有点眼力,本公子正是蕩魔堡少堡主贺天鹏!」
  贺天鹏得色道。
  「唉……」
  绮姬轻歎一声:「蕩魔堡贺老堡主也能算是人物,怎就生了个如此不成器的儿子?」
  贺天鹏面色大变,陡然拔身纵起,拎提陷魔网疾扑绮姬。
  绮姬冷眼以对,直至顶上金芒绽放,方才猱身掠出,避开了铺天盖地罩落的金刚陷魔网。
  「哪里逃!」
  贺天鹏狞喝,掩身追击,手中宝网时收时张,叠出重重幻影,晃得金缕满空符篆滚沸,威势惊人。
  小玄知他那金刚陷魔网乃是专门对付妖魔的法宝,而绮姬恰为精怪,一颗心提到了嗓眼:「这可如何是好?单这姓贺的就已不好对付,一旁还有我师伯、师父几个,五姐姐便是插翅也难飞哩……」
  这时绮姬似乎渐渐不支,脚步散乱身法凝滞,手中虽握着把碧叉,却无丝毫反击之力。
  贺天鹏见状,暗自笃定,有心要在众人面前卖弄身手,出招越发潇洒勇狠。
  孰知旁边的易寻烟、崔采婷与飞萝却似瞧出了什么,个个眉头微蹙。
  忽听飞萝娇笑道:「贺公子,你可小心啦,这妖女在哄你呢。」
  贺天鹏心中暗凛,眼见已将绮姬逼到一棵大树跟前,形势十分有利,委实不愿就此放弃攻势,但他性素谨慎,略一犹豫,终还是减弱攻势留力防守。
  就于此刻,绮姬倏地反击,手中的双股长叉毒蛇般斜里窜出,刁疾异常,直袭敌腹。
  贺天鹏已有防备,喝道:「来得好!」
  双手飞抡,登见大片金芒裹住碧光,金刚陷魔网紧紧地绞住了双股长叉。
  旁边十余名伏魔手轰然喝彩,贺天鹏满面得色,背上却是冷汗悄冒,暗忖道:「若非玄教美人提醒及时,恐怕真要遭这妖女的毒手了!」
  绮姬粉靥生晕,奋力夺叉。
  「给我金刚陷魔网锁着,岂有逃脱之理!」
  贺天鹏狞笑一声,暴喝道:「放手!」
  真气贯入宝网,发力绞动。
  谁知绮姬竟然依言松叉,微笑道:「要就拿去。」
  贺天鹏微感错愕,旋听崔采婷与飞萝齐叫:「小心!」
  就这一瞬,倏见妖女两手交叉抱肩,婀娜无比地朝前曲膝,剎那碧影电掠,头顶登如雷轰,浑身皆痺。
  小玄只瞧见绮姬背后飞出一道碧影,然后贺天鹏便遭电殛般弹了出去,几于同时,易寻烟不可思议地出现在绮姬背侧,电光石火间甩袖挥出,然却穿过绮姬的残影,将对面的大树击成无数破碎木屑。
  又有两条俏影疾掠掩至,却是崔采婷与飞萝,可亦皆扑了个空。
  「哪去了?」
  飞萝诧问。
  易寻烟凝视地面,迟疑道:「地行术?」
  「这妖女竟会地行之术?」
  旁人闻言,皆尽大讶。
  「嘻嘻,好眼力。」
  绮姬的声音似从地下传出,略显闷弱:「臭匹夫,你最好快快滚回去看家,不然你岛上那些珍禽异兽会统统死掉的。」
  易寻烟发须飘动,怒容隐现。
  众人无不动容。
  地行术非同土遁术,乃仙家玄术中的异术,识者可谓寥寥无几。
  小玄忽然想起一个传说中的故事:古时商周大战,曾有个名叫土行孙的家仙弟子介入纷争,就是依凭着这土行奇术连创敌将大闹周营,想不到自己这类属精怪的姐姐居然亦通晓!
  方少麟歎道:「难怪这妖女有恃无恐!」
  这时,猛见贺天鹏从拥扶他的部下当中高高蹦起,口中嘶呼厉叫,抱着脑袋满地打滚,情状痛苦之极,只唬得那些伏魔手个个手足无措。
  小玄心中惊奇,思道:「不知五姐姐使了什么厉害绝招?竟把姓贺的打成这副模样。」
  飞萝疾步过去,探手一拿,便制住了形若癫狂的贺天鹏,瞧了须臾,蹙眉道:「我知道那妖女是个什么东西了。」
  「是什么?」
  方少麟问。
  「九成九是只蝎子精。」
  飞萝道。
  「好厉害。」
  水若咋舌道,瞧见贺天鹏额头至顶肿起高高一块,颤声对李梦棠道:「二师姐,你快帮贺公子医治吧。」
  李梦棠点头应了,快步近前,盘膝坐下,手捏法印抡动双臂,立见一抹淡青色的柔和光芒笼罩住了贺天鹏。
  贺天鹏绷紧如弓的身子顿然鬆弛,面上的痛苦之色亦随即大减。
  飞萝沉吟道:「那妖女的修为好惊人,想是为了避开师兄的一击,贺公子才得以保命。」
  「原来五姐姐这等厉害,无怪大姐说黑无霸、飞天将军同闹海大帅全都打不过她。」
  屋内的小玄悄忖。
  「真奇怪,那妖女为何要来这里?」
  飞萝又道。
  「是啊,不知那妖女有甚企图……」
  方少麟接口,突「啊」了一声道:「难不成她同觊觎泽阳的骷髅魔军是一伙的?」
  崔采婷扫了周围一眼,忽道:「小玄呢?」
  众姝这才注意到小玄的屋子就在附近,水若心中一阵莫明紧张,大声唤道:「小玄,你在哪里?」
  「我在这。」
  小玄赶忙出屋,瞧瞧众人,装作意外道:「咦,怎有这么多人,出啥事了?」
  不想崔采婷望见他时竟然面色大变,易寻烟与飞萝皆骤似惊觉般转过头来。
  「死了死了!敢情我哪里沾染了五姐姐的妖气?」
  小玄心中一阵紧张,强作镇定朝崔采婷作揖,含笑道:「师父,你们怎么一大早就过来啦?」
  「你回屋里去,等下我有话问你。」
  崔采婷道,声音中似有一丝压抑不住的颤抖。
  「是。」
  小玄应,心脏噗通直跳,刚要转身回屋,猛听易寻烟喝道:「站住!」
  小玄尚未回神,整个人已给一股巨力扯得拔地而起,眨眼间就飞到了易寻烟的跟前。
  「你做什么!」
  崔采婷厉叱,飞身扑到易寻烟跟前,但却似有顾忌般硬生生顿住。
  周围众人无不莫名其妙。
  易寻烟一袖捲住小玄脖子,凝目上下打量,神情越来越冷,越来越厉。
  小玄浑身麻软,纹丝动弹不得,只好强笑道:「师伯,您……您唤我是么?不用这样,我会自……自己过来的。」
  飞萝亦道:「师兄,你怎么了?」
  易寻烟倏地飞起另一只袖子,「嗤啦」一声撕开小玄腹际的衣衫,顿时光华透出,只见他脐眼之内,赫然含着一只奇物,平滑洁白,宛若明玉,其上匪夷所思地镂刻着细小花纹,似铭文若符篆,诞异之至。
  逍遥峰众姝同小玄自幼便已相处,均已见过他腹部的异象,早就习以为常,余者却是个个诧讶,飞萝更是满面震惊,僵在原地如癡若梦。
  小玄这才惊觉适才慌乱穿衣时,竟然忘记系回给绮姬摘掉的焰浣罗了。
  易寻烟哈哈一笑,抬首望向崔采婷。
  崔采婷面无血色,贝齿紧紧地咬住朱唇。
  「这下坏了!」
  小玄冷汗直冒:「下山之前,师父再三叮嘱我不可解下焰浣罗,可如今……」
  易寻烟瞇眼盯着小玄,缓缓道:「难怪我说这小子怎么这样像哩,语气……相貌……神态……特别是这双眼睛,原来……果真是……是……」
  小玄听得满头雾水。
  「放开他。」
  崔采婷无力道,声音里却充满了威胁。
  「采婷啊采婷……」
  易寻烟竟然直呼其名,摇首道:「你为何如此执迷不悟?」
  「放开他!」
  崔采婷的语调严厉了几分。
  旁边的飞萝身子轻抖,目光似给粘住般一直停留在小玄的腹部。
  「此子事关重大,我要带他回凤凰崖,交由教尊亲自发落。」
  易寻烟沉声道。
  「剑。」
  崔采婷轻喝。
  摘霞赶紧从法囊中取出入梦,托置胸前。
  崔采婷五指抡动,似捏了个什么印法,入梦登时脱鞘而出,晃耀着如梦似幻的芒彩飞入她手中。
  逍遥峰众姝及方少麟见状,只惊得个个手足无措。
  「到底放还是不放?」
  崔采婷皓腕一抖,剑尖指住了易寻烟的颈侧。
  易寻烟不闪不避,目中流露出一丝深浓的痛楚之色,道:「采婷,为这遗孽,你竟要用入梦对付我?」
  「不放他,我就跟你动手。」
  崔采婷决绝道。
  小玄心中一阵激动:「为了我,师父竟然不惜同六师翻脸哩。」
  「我不会放的。」
  易寻烟歎息道,语气亦毫无转圜余地。
  方少麟见势不妙,赶忙开口:「弟子愚钝,不知师伯为何要拿小玄?」
  「因为……」
  易寻烟凝目小玄,眼中掠过一抹凌厉杀机:「此乃遗孽,一个天地不容的妖魔遗孽……」
  众人动容,小玄自己亦大大地吓了一跳。
  水若大声道:「不会的,小玄怎么会是什么妖魔遗孽?六师伯,一定是您弄错了!」
  小婉亦道:「六师伯,您先放开小玄再慢慢说好吗?」
  「弄错?」
  易寻烟冷哼一声,目光移落至小玄腹部,疾言厉色道:「这相貌……这神情……还有这天地间独一无二的先天太玄。」
  旁边的雪涵同李梦棠面色顿变,两人对视一眼,显然是听闻过易寻烟所说的先天太玄。
  方少麟又问:「还请师伯言明,小玄是哪个妖魔的……妖魔之后?」
  「妖狐玄玄子。」
  易寻烟缓缓道,每一个字皆似从牙缝里挤出。
  此言一出,登如平地炸雷,惊得众人目瞪口呆。
  小玄更是唬得天旋地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