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金鳞岂是池中物 第一百二十三章 以身相许

时间:2018-01-22 侯龙涛的体格可以说是非常强健了,如果连他都有点儿犯迷糊的话,又娇又嫩的女孩儿没昏过去就算不错了。
  其实玉倩已是完全的神智不清了,是非对错、原则立场在她头脑里消失了,女性特有的矜持也没有了,她现在心中只有刚才高潮时动人的快感,一直在体内将她烧得燥热难耐的火焰在那阵美妙的眩晕中得到了一定的释放。
  玉倩刚刚轻鬆了两秒钟,就又开始发闷,男人的手指还在她阴道中活动着,虽然速度和力量都有所减弱,但她的小嫩穴也比刚才要更敏感了,同样是抠得她浑身发颤,虚汗越出越多。
  她再忍耐不住了,她的身体需要交媾,她的身体渴求男性粗壮阳具的安慰,反正面对的是自己心爱的男人,有什么关係呢?
  玉倩双手杓住心上人的后脖梗儿,把自己的上身拽了起来,屁股一抬,使阴道摆脱了手指的纠缠,跨跪到他的大腿上,伸手扶住直挺挺的肉棒就往自己下身粉红色的小裂缝儿里捅。
  心爱的俏姑娘上身,就算是在清醒的时候侯龙涛都不会有丝毫拒绝之意的,更别提是在情慾高涨又被蒸得发闷的时候了。
  他紧搂住女孩儿的杨柳细腰,右手用力的攒着她的细嫩臀肉,嘴里咬着布满香汗的乳房,任她「摆弄」自己的大鸡巴。
  但这怎么说也是玉倩有生以来的第一次,她对于如何对付这根巨大的肉棒一窍儿不通,那个圆大的蘑菇状肉冠一点儿也不听话,每每在自己柔腻的粉红色阴唇上一碰,就调皮的滑开了。
  她快要急出火了,狠狠用指甲掐了一下儿包皮,体腔内空虚,胸中憋闷,那种感觉可真是比死还难受。
  「哎呦!」侯龙涛疼得大叫了一声,一股怨气勃然而发,平时打打骂骂的也还说得过去,这种时候怎么还是没轻没重的呢,「你干什……」他刚吼了半句就说不下去了,因为看到了女孩儿水汪汪的双眸中有亮晶晶的泪花在滚动,「怎么了?」
  「它……它不听话……」玉倩的样子就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一样,凄凄楚楚的,让人看了就心疼的要命。
  侯龙涛是不会推卸自己的「责任」的,他把臀部向前挪了一点儿,扶住自己的阴茎,用龟头儿在女孩儿的屄缝儿中前后滑了两下儿,一旦感觉到了小穴的隐隐吸力,立刻把她的身子向下压,先让龟头儿慢慢的挤进了她的体内,然后双手掐住她的纤腰,用力往下一按,同时自己的屁股猛的向上一挺,如同烧红了的铁棍一般的阳具就撑开了紧密的膣肉,直抵子宫颈口儿,发出一声「惨烈」的「噗哧」声。
  「啊!」玉倩凄利的尖叫了起来,其中也夹杂着无比的充实、快乐和期望,虽然她就是被这根儿大鸡巴开的苞儿,可那已经是一年多以前的事儿了,而且那时候它也没现在这么粗长,突然的这么一下儿,还是有点儿挺难消受的。
  但比起疼痛,玉倩得到了更多的快感,身体被完全充满的感觉真是奇妙,她「第一次」尝到就深深爱上了这种淫行。
  她双手勾着男人的颈项,上身挺的笔直,也顾不得什么害羞了,随着自己原始本能的召唤,开始上下颠蕩,使阴道内的蜜肉套弄着阳具,汩汩的爱之汁液从两人结合的地方不断溅出,化做蒸气。
  侯龙涛在美人光滑的背脊上抚摸,把脸紧紧的压进她的双乳间,不停左右晃着脑袋,使两边的面颊都能享受到柔嫩酥胸的磨擦。
  玉倩仰着的螓首胡乱的摇晃,垂下的缕缕青丝跟着狂乱的飘舞着,檀口中发出一阵紧过一阵的「咿咿呀呀」的欢吟。
  令人发狂的快感从小腹中向四肢百骸乱蹿着,把憋闷的感觉一扫而空,子宫被圆大的龟头儿撞得阵阵颤抖,彷彿要被击碎了一般。狭窄的阴道并没能一下儿就适应超大号儿的阳物,快速磨擦时还有些隐隐作痛,但比起那一浪高过一浪的性快感,这根本不算什么。
  虽然玉倩瞇着眼睛,却什么也看不到;虽然她不是聋子,却什么也听不到。她不知道自己的秀足踩在哪里;她不知道自己的玉手扶在哪里;她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只有一点是很明确的,心爱的男人正在将自己快速的推向美妙的颠峰。
  侯龙涛抱着美人柔滑白晰的娇嫩躯体,一双色手自是不自禁的上下游走,一会儿抚抚香背,一会儿揉揉酥乳,一会儿又捏捏翘臀,还不顾对方的清纯背景,把自己的手指塞进她的小嘴儿里,让她又吸又吮。
  将美女猥亵了一阵子,侯龙涛突然想起了她美轮美奂的纯粉色菊花门,于是就用右手将她的左屁蛋儿像掰卢柑那样向外掰开,左手的食指按在了她的小肛门上,在它微微张开的时候,一用力,半根手指一下儿突破了扩约肌的阻拦,捅进了紧紧的直肠中。
  玉倩在男人身上起落的动作并没有受到丝毫的影响,但当手指开始在她的屁眼儿中搅动之后,她不断的喊了几声儿疼,本来很陶醉的面部表表情中出现了一丝丝的痛苦。
  侯龙涛也明白,自己的手指没经过任何的润滑,也许真的是把女孩儿娇嫩的肠道弄得不舒服了。
  他想着就要把手指往外抽,可才撤了不到一厘米,手腕儿就被玉倩伸到屁股后面的玉掌握住了,「不……不……膝……膝盖……是……是膝盖疼……」
  侯龙涛立刻就领会了女孩儿的精神,她并不是不喜欢被抠后庭,正相反,她还十分受用,喊疼不过是因为膝盖被竹凳铬着了。
  侯龙涛的小臂架在女孩儿的腿弯下,右手捏着她的臀丘站了起来。
  「嗯……嗯……」玉倩感激的把舌头送进爱人的口中,随着男人手臂的颠动,她仍旧可以清晰的感到火烧火燎的热力从自己下身的小穴眼突入体内,令人神魂颠倒。
  侯龙涛转身把女孩儿放到了上层的竹凳上,将她两条顺滑的小腿架到自己的肩膀上,几乎把她的身体窝成了对折状,自己蹲在第一层,双腿差不多劈成了「一」字形,用两个脚尖儿支撑着,左手的手指还是插在她的肛门中,右手揉着她的一颗奶子,绷紧的屁股开始快速的前后移动。
  玉倩的小嘴儿拚命的张着,但却发不出声音来,她的身体又产生了美妙的颤动,子宫颈口被撞开了,一对儿微合的美目中又有晶莹的水光在闪烁。
  男人要是在高潮的时候哭,那叫噁心,美女要是在高潮的时候哭,那可就更是惹人疼爱了。
  侯龙涛停住了抽插,只用鸡巴在女孩儿的阴道中轻轻佻动,探头吻着她的香唇,「倩妹妹,你怎么这么可爱啊?」
  「涛……涛哥哥……嗯……我……我喘……喘不过气……气了……」玉倩抬起身,抱着男人的脖子,檀口顶住他的耳朵,声音娇媚的要命,但一点儿也不做作,「太……太热了……救我,救我,涛哥哥……」
  「好,好,宝贝儿,什么都听我的小宝贝儿的。」侯龙涛把女孩抱了起来,出了桑拿室,直接来到了女子淋浴室,一脚踩在出水的踏板上。
  玉倩本来一直把双腿盘在男人的屁股上,被温热的淋浴一冲,她好像清醒了一点,从心上人的身上滑了下来,刚才还由于走路而在她体腔内活动的大肉棒脱了出来,但她并没有离开,也什么都没说,只是抱紧了爱人的身体,闭着眼睛,把脸贴在他的胸口上,轻轻的磨擦,任水流沖刷自己桃红色的玉肌。
  侯龙涛双膝微微弯曲着,左手还「镶」在女孩儿的臀瓣间,右手从她的头顶往下,爱抚着她湿透的秀髮。
  赤裸的恋人无声的拥抱了一阵就又开始很激烈的接吻,唇舌相磨的「啾啾」声连续不断的响起。
  「涛哥哥……唔……你欺负……欺负人……嗯……」玉倩优雅的垫着小脚丫儿,边吮着心上人的舌头,边支支吾吾的骂着,她已经得到了那种梦寐以求的亲密无间的感觉,而且是比想像中的还要美妙千万倍,但光是这样还不够,她还在想念那根会「跳」的「巨炮」。
  「我还要再欺负你,要从后面来,好不好?」侯龙涛把被女孩儿肛门内括约肌死死钳住的指头拔了出来,双手温柔的拍着她圆滑的屁股蛋儿,让它们在颤抖中产生一波波绝美的涟漪。
  玉倩慢慢把身子转了过去,双手扶着瓷砖墙面,红扑扑的脸蛋也贴了上去,柳腰压得低低的,小屁股却高高的撅了起来,把一套世间难求的完美性器露给了爱人。
  她把双眸紧紧的合上了,长长的睫毛在轻微的颤动,面颊红得如同初升的朝阳一般,但这并不全是因为性兴奋造成的,「第一次」就要用小狗交配的姿势,她难为情的程度可不是旁人能想像得到的。
  侯龙涛把手伸到前面,揉动女孩儿软乎乎的奶子,还弯腰在她牛奶般细腻的背脊上舔了起来,一直向下,马上就可以亲到她的臀峰了。
  「涛哥哥……涛哥哥……」玉倩难耐的晃动着腰身,她急需心爱男人的阳根将自己填满,可又不好意思说出口,只能尽量用肢体语言表达自己的心情。
  侯龙涛已经和这个美姑娘进行过了最亲密的接触,立即就明白了她的心思,赶忙直起身子,两手抓住她的臀肉,挺直的肉棒撑开粉嫩嫩的阴唇,长驱直入,直到两颗下垂的大睪丸「啪」的一声打在了她的屁股上。
  「啊……啊……」玉倩立马儿就娇声叫了出来,她的腰腿都在发酸发软,但她却感觉不到,她只知道自己的子宫在不停的跳动,那是一种能让全身神经都迷醉的跳动。
  侯龙涛捏着女孩儿美丽的小屁股,将柔软的臀肉都揪了起来,他低头看着臀瓣间微张的小巧屁眼儿、被肏得如同小火山口一样的阴穴,只觉美不胜收,养眼之极,抽插的更加大力了,粗长的大鸡巴时深时浅、时快时慢的进出。
  玉倩的眼前发花,脑袋里嗡嗡作响,泪珠儿又不受控制的「吧哒吧哒」的掉了下来……
  就在新人笑时,也有旧人在哭。
  月玲本想今晚和如云来一出儿「双凤戏」的,不承想如云却毫无兴致,胡乱的抠摸了两下儿就说身体不舒服,想要休息了。
  月玲身为女孩子,本来就比较细心,又加上已经跟了如云好几年了,立刻就感觉到了大姐姐的反常。
  「云姐,怎么了?」她穿上睡衣,拉住如云的纤纤玉指,「你有什么心事儿吗?」
  「他来找过我。」如云坐了起来,光溜溜的上身露出毛巾被外,白嫩的豪乳秀丽挺拔,她低着头,神色黯然。
  「他?谁啊?」月玲有点儿发懵,她从没见过这个咤叱风云的女强人这样语无伦次的。
  「方杰。」
  「方……你的前夫!?」
  「嗯。」
  「什么时候?」
  「今天下午,在办公室。」
  「我去加油的那会儿?」
  「不是,他来的时候你也在。」
  「嗯?我怎么不记……啊,那个日本人,那个长得挺像龙涛的日本人。」月玲这才恍然大悟。
  「不是日本人,就是中国人改了个日本名字。」
  「他要干什么?」
  「想请我吃顿饭,叙叙旧。」
  「你没答应吧?」月玲跪了起来,离如云更近了,表情也稍稍严肃了一些。
  「干嘛这么紧张?」
  「你可不能应下来,要是让龙涛知道了,他会生气的。」
  「哼哼,」如云苦笑了两声儿,「龙涛没那么小气的,而且我也没答应。」
  「呼,」月玲鬆了口气,「再见他有什么感觉啊?」
  「……」
  「没感觉?」见如云没有回答,月玲开始瞎猜了,「本来也是,那家伙是个混蛋,没感觉是正常的。云姐?云姐,怎么了?」虽然卧室里没有开灯,但从窗口照进来的月光还是挺明亮的,能清楚的看到有两颗泪珠儿从如云低垂的眼帘下滚了出来。
  「我……我没能忘记他。」如云抹了一下儿脸,把泪水拭去了,「我以为我早就把他抛到九霄云外了,可我终归还是不像自己想的那样洒脱,我还是放不下,今天一见,过去一切的感情又都回来了。」
  「Whatdoyoumeanbyit『sallcomingback?」月玲有点儿急了,「是不是恨他的感情?」
  「哎,」如云轻歎一声,扭头望着窗外的月亮,「我不知道。」
  「你在说什么啊?云姐,你开玩笑的吧?」
  「不知道,看到他突然有一种隐隐约约的亲切感,只是那么一点点,但足以让我困惑的了。」
  「有什么好困惑的?」
  「我突然不能确定我和龙涛……是不是是因为我对方杰还不能忘怀。」
  「云姐,你胡说什么呀!?」月玲一下儿窜了起来,双手握住如云的香肩,用力的摇动了几下儿,「你疯了吗?龙涛温柔体贴,他简直把你当成天上的仙子一样的爱护崇敬,他为了你,敢跟毛正毅拚命,他为了你,他敢把皇帝拉下马。那个姓方的算什么东西?负心薄倖,他怎么配和龙涛相提并论,你还被他伤的不够吗?」
  「你今晚去客房睡吧,我想一个人静静,好好儿想一想。」
  「云姐,你……」月玲噘着嘴蹦下了床,这可是自己第一次被如云从屋里轰出去,不禁就有点儿赌气。
  她还年轻,没有经历过任何的感情波折,是不可能理解如云现在複杂错乱的心情的……
  「涛哥哥……」玉倩抱着恋人的虎腰,把脸贴在他的背上,小舌头还伸在外面,轻轻的舔着。
  侯龙涛侧身躺在床上,一脸的苦相儿,「让我转过身来吧。」
  「不行,不许啊。」玉倩伸手在男人的腹肌和胸肌上抚摸着,「哼,你怎么这么粗壮啊?本来看脸上还斯斯文文的,是个读书人,谁知道一脱衣服却像个打手一样。」
  「什么意思?」侯龙涛身子没动,只把头向后扭,「不满意啊?」
  「嗯嗯……」玉倩一推男人的脸,「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
  「真的后悔了!?」侯龙涛猛的翻过身,左小臂撑在女孩儿头下的枕头上,右手按在她左边的床面上,两条眉毛都拧死了,「恶狠狠」的盯着她。
  「有的换吗?」玉倩平躺着,垂着眼帘,噘着小嘴儿,用一根手指在爱人厚实的胸膛上划着「心」。
  「货一出门,概无退还。」
  「你这是强买强卖啊?」
  「是又怎么样?」
  「那就没办法了,只能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了。」
  「你就认命吧。」
  「哼,」玉倩在男人身上打了一下儿,「谁让你转过身来的?」
  「我想看看你的花容月貌嘛。」
  「德行,就是不愿意让你看。」
  「为什么啊?哪儿有媳妇儿不让相公看的?」
  「讨厌,人家不好意思嘛。」玉倩说着话,脸上还就真的升起了两朵红霞,还把身子偎进了男人的怀里。
  「哈哈哈,不好意思?刚才在公共场所都那么有激情,现在回了屋儿倒害羞上了?」
  「坏死了,大色狼,」女孩儿不依的扭动着身体,「你还敢说,人家把第一次给了你,你也不心疼人家,用那么大的力气,一点儿也不温柔,弄的人家现在还在疼呢,你不懂得怜香惜玉啊?」
  「……」侯龙涛没回答,把美人娇嫩的身子放平了,俯下上身,轻柔的吸吮起她的香唇,右手慢慢的爱抚着她的身侧。
  「嗯……」玉倩的星眸合了起来,这样接吻对她有绝对的吸引力……
  第二天一早,「东星」的一行人在「记者之家」工作人员的带路下,向有十多分钟车程的怀柔湖景水上乐园进发。
  「涛哥哥,你想不想当警察?」玉倩坐在Benz里,笑嘻嘻的看着昨晚佔有了自己身体的心上人。
  「警察?有三个职业不适合我,第一是教师,我会误人子弟;第二是医生,没病都会被我治出病;第三个就是警察了,会黑白颠倒的。」
  「这么多的废话,」玉倩白了男人一眼,「不想干就直说好了,拐弯耳抹角儿的,又不是求你做。」
  「什么职务啊?不会让我从片儿警开始干吧?」
  「那当然不能了,你可是半个张家人,那天听我爸跟我哥说,现在有两个空缺,十一处的处长和十三处的副处长,你想干哪个?」
  「行吗?没有什么工龄、级别的限制吗?」
  「对一般人当然有了,你不一样嘛,」玉倩伸手挽住男人扶着方向盘的胳膊,很甜蜜的把头靠了过去,「你是我未来的老公啊。」
  「嗯,」侯龙涛的心里「咯登」一下,但现在不是考虑的时候,「不要了,我还是继续做我的生意吧。」
  「哼,没前途。嗨,我刚琢磨过味儿来,你不干还问那么多干什么,耍我啊?」
  「我给你推荐两人啊。」
  「什么人,又是你的朋友?」
  「嗯,两个派出所儿的所长,你帮他们一把。」
  「不管,」玉倩坐正了,噘嘴看着窗外,「那么不给我面子,还指望我帮你?」
  侯龙涛微微一笑,把车停在了路边,探身抱住女孩,对着她就是深深一吻,吻得她香甜的津液都顺着嘴角儿流出来了。
  「呼……呼……」玉倩一双媚眼中儘是情意,她把自己口边的口水抹掉了,在男人的胸口上重重的拍了一巴掌,「坏蛋,回家之后,你把他们的名字和职务都写给我吧。」
  有了女孩儿这句话,侯龙涛知道宝丁和王刚的陞迁之日指日可待了……
  到了乐园,玉倩和几个「东星」的女职员一起去换衣服,出来时,穿了一件嫩绿色带白花的连身泳装,虽然没有昨晚的那套暴露,但因为她本身身材出众,要前有前,要后有后,仍旧是靓丽非常,而且由于她的长相儿更适合这种清秀的装束,在某种程度上反而更加诱人了。
  侯龙涛凑了上去,咬着女孩儿的耳朵,「我还担心你会穿那套三点呢。」
  「那种东西只穿给你一个人看。」
  「真乖,」侯龙涛在美人露出泳衣外的小半个屁股蛋上捏了捏,「这件也漂亮的没话说啊,还裹得这么紧,下次咱们做爱的时候,你就穿这件,好不好?」
  「去你的,」玉倩推开了死皮赖脸的男人,害羞的躲开两步,「讨厌。」
  女人一旦被心爱的人干过了,以前再怎么娇蛮,也会变得粘粘乎乎的,这种情况多多少少在玉倩身上得到了体现。
  在乐园的三个多小时里,女孩儿一直拉着爱人的手,还经常把自己凹凸有致的身体和他紧紧的贴在一起。
  侯龙涛自是毫无怨言,乐得和美女亲近,抱着她的滋味,就像是抱着薛诺、陈曦她们一样,感觉好极了……
  从乐园回来,已经快下午4:00了,侯龙涛把必要的资料留给玉倩后,就要她好好儿歇歇。
  女孩儿昨晚被上了好几次,今天又玩儿了很久,还真是累了,再加上一会儿母亲会来看自己,也就没强留爱人,但说好了要他星期一来给自己做晚饭吃。
  侯龙涛离开后就直奔如云家,玩儿过了娇滴滴、水灵灵的小妹妹,是该轮到丰满性感、成熟圆润的大姐姐了……
  ***********************************
  编者话:看了一百二十多章,小八十万字,还不知道我故事的风格?有人看过侯龙涛的女人被别人上的情节?如云这样的女人,是人就想要,自然也不会一碰壁就放弃,更何况是有其它目的的呢。
  现在还是四天一章,并没推到第五天,什么时候需要改,我会提前通知的。
  我觉得以玉倩那种外表放浪,内心清纯的个性,她是不会问出为什么自己会不出血的问题的。而且她是都市女孩儿,对于处女初夜不见红的各方面原因(运动,卫生棉条儿等)都应该有所了解。
  为什么去「记者之家」会没有「东星」的总经理田东华,特简单的解释一下儿,因为在侯龙涛的潜意识里,光大大厦的「东星」和易庄儿的「东星」不是一回事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