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服务业的妈妈

时间:2018-06-13 我的名字叫张志强,是家中独子,今年就读高二,家里本来过的很平静,但多亏了爱赌博的爸爸,将家里所有的钱赌光还欠了一屁股债,最后就不知跑那去了。后来债主找上门,妈妈不得已,只有卖了房子还到处跟人借了许多钱后才抵完债,但是家里需要支出,所以妈妈就到处寻找工作。
过了几个月,我们搬家了,搬到离学校近一点的地方,我听妈妈说,她也找了一份服务业,待遇非常不错,所以妈妈要我放心,只要好好读书。当然在我的印象里,妈妈也非常疼我,她是宁愿自己饿肚子,也不愿让我有一餐没一餐的那种妈妈,在寒冷的天气里,妈妈会帮我盖被子,在大热天读书,妈妈又怕我热,所以也在我房间装冷气,无论怎样,妈妈省吃简用,就是宁愿自己受委屈,也不想让儿子受苦的伟大母亲。
自从搬过来新房子后,我觉得那比之前矮小的乌龟房子要好太多了,虽然有时会担心房租,但妈妈总是说因为是朋友介绍的,所以很便宜,所以我也放心了,自从搬来这以后,生活也变正常了,所以过的很充实。这天跟往常一样,我刚下楼时,妈妈已经在庭里晾着衣服,妈妈穿着很平凡,就像一般家庭主妇一样,穿着衬领衣和居家裙子。由于他*的腿很美,在晾着衣服时,都会让我忍不住从后面偷偷看着妈妈没有穿袜子的大腿,他*的腿很白,加上163 的身高,所以看起来也很修长,虽然妈妈已经三十五岁了,但是从外表上就像二十几岁的小姐一样,一点也看不出年纪,不只是我,就在一次学校的恳亲会时,同班的李俊毅也说妈妈长的漂亮,就像我姐姐一样,妈妈很高兴,还要他到家里玩,跟我做朋友,但好几次来家里时,李俊毅总是用有色眼光看妈妈,要不是他是我朋友,我早已经不想理他。
今天妈妈也是穿着居家裙,非常的好看,我很年轻,所以总是跟正常男孩一样,会想多看一会,但怕被妈妈知道,所以就拿着书包,準备等会要上课。由于妈妈说上班都是九点,而我上课到学校是七点半,所以我一早吃完妈妈亲手做的早餐后就赶紧出门了。「志强」。这时妈妈突然叫住我,我吓了一跳,心想可能被妈妈知道我从后面看着她,我怕的低下头不知该怎么办,妈妈却突然抬起我的脸,然后用自己的额头碰着我的额头,看着他*的脸这么接近我,红红的嘴唇就像要亲到我,哪嘴里所吐出来的香气让我浑身舒畅,就像花朵散发出来的香气,我从来不知道他*的身上竟然这么香,好像在作梦。
在我有些迷?的时候,妈妈有些关心不捨,然后温柔的说:「志强,你身体不舒服吗,头好像有些发烧,今天要不要请假在家里休息一天呢」。妈妈不知道,我是因为妈妈突然接近我让我脸红,为了怕妈妈看出来,我赶紧跟妈妈说:「妈,我身体没什么,只是昨晚看书看的太晚,觉得有些累而已」。妈妈听了眼眶里竟然泛着眼泪。这时妈妈突然在我的脸颊亲了一下,然后说:「嗯……那今天晚上妈妈去买些你喜欢吃的菜,你回家煮给你吃」。看到妈妈对我那么好,我心理突然觉得很对不起妈妈,我刚才竟然还对妈妈有着不好的念头,我沖沖跟妈妈说了句谢谢妈妈,便提着背包赶紧去了学校。到了学校,我还没坐到座位上,就看到李俊逸突然从大门口进来,然后气喘嘘嘘的跑来我身边。
我故意窕侃的跟他说:「嘿嘿!看你这家伙这么急着跑来,该不会又是看到什么漂亮美妹,然后想把了啊」。「我……!呼……呼!不是拉,是你妈,呼……呼!我是……呼……!看到你妈,跟我来一下」「干么拉!等会要上课了啊,把我拉到校门外做什么」。小俊拖我来到校门口后,猛吸着新鲜空气,在长长吐了一口气后跟我说:「呼!!小强,我是想跟你说你那漂亮老妈的事情」。「我老妈??我妈她怎了吗」。「你说我说过,你妈不是做服务业的吗」。「对啊」。「那就对了!那你有问你妈是做什么行业的吗」。「不清楚……但是这跟我妈的行业有什么关係」。小俊有点欲言又止:「那!希望是我看错人了,不瞒你说,我昨天在xx娱乐场门口见到一个很像你老妈的人」。
xx娱乐场!我感到有些震惊,因为我曾听一些同学说过,那xx娱乐场并不是好地方,里面女服务生都穿的很清凉,而且是成年人才能去的,我甚至听说里面的女服务生,甚至会被客人凌辱。我想到这,心理想着不可能,服务业有那么多种,我的妈妈这么温柔贤淑,怎么可能会去那种地方打工。「小俊!你真的没看错吧」。小俊想着什么没回应我,这家伙除了谈到我老妈之外,什么事情都是懒懒散散马马虎虎的,我看他的表情这么认真,心赃不由得跳的很快。小俊突然跟我说:「小强!这事情一定要搞清楚,要不,我们现在翘课去找你妈,去我说的地方」。
听到要一起翘课,我本来还有些犹豫,但是想到我那温柔的母亲在哪地方打工,被那些男人吃豆腐,说真的,我现在怎么也不能放下这一颗心来。
「但是,就算我们去了,我们也还没成年,而且也没钱啊」。
「钱的事情你放心,你忘了我老爸是做什么的吗,那些钱的事情交给哥们我就好了,至于证件,我昨天早就请我们家秘书去帮我们办了两个假身份」。想不到这小子早已料到我会跟着去,真是奸诈。
离开学校后,我们没有回家,而是直接在商店里买了假鬍子,两副墨镜和两套便服换上,因为这样看起来我们不但成熟了不少,在加上我们这175 央︻的身高,也不怕被别人识破。
再来就是钱的问题,小俊这家伙随便领领,就有白花花的五万可拿,真不亏是企业家的小开,看时间已经差不多了,我们便赶紧搭着计程车来到xx娱乐场。
来到娱乐场附近,小俊要司机将车停在附近,然后我们便挺着墨镜,有点提心吊胆的来到门口。那门口非常宽广,但是里面却乌七嬷黑的,在门口上面挂着许多美女招牌,而且每个美女都是半裸半露的,一看就知道是好色男人来的地方,看看时间,差不多快十点了。
「畏……小俊……我们到了……现在要进去吗?」「当然进去了……不然我们来这干么」我们两挺起勇气,平步青云,意气风发般的走了进去,当然此刻我的心情非常矛盾,既希望不要发现母亲的身影,又想来看看这种地方。
我们两看了看里面,觉得里面并不如想像中的黑暗,而且里面的灯光非常柔和,一闪一闪的琉璃灯光照着,加上里面游戏机的声音,让人感觉不是很明亮,但是却给人一种娱乐的气氛。
就在我和小俊傻傻看着时,一名小姐突然过来我们身边,那小姐穿着一套低胸无袖的白衣,胸部露出了一大半,那里面的樱桃像快要被衣服遮盖不住,就像是快蹦出来似的,而下面穿着几乎盖不住裙底的超迷你短摺澎澎裙,大腿上穿着包裹在翘臀上的白丝裤袜和一双长马靴,那样子好像公主的打扮,只要稍微转圈圈,就可以浏览到整个下面的私处风光。
在靠近我们后,小姐有些嗲声的说:「两位客人,你们想玩什么呢」。
「我……我……我们……们玩……玩这个」。
我紧张的突然手指了旁边的吃角子老虎,小姐笑着说:「是这个吗?客人您真是好眼光呢,这台吃角子老虎好像不错,昨天一位客人来这赚了不少钱呢」。
一般的男人或许早已经受不了这小姐的招呼,但我此时心理只有找母亲的念头,于是我马上打个眼光给小俊,然后我在循着每个客人旁边到处找母亲的身影。
我到处看着,发现这里每个客人旁边都有一个美丽的小姐陪座着,而且客人玩着游戏机,还将小费放进小姐的大腿或胸部里,然后揉揉摸摸的,每个小姐的表情都很着迷似的。
看到后来,还有些客人甚至将迷你摺裙掀起,然后用手在小姐私密的地方抠弄着小穴,将小姐抱在自己座的位置上,然后扯下低胸衣,在用舌头捲着吃,我看到这,整个人更感到不安,看来那个流言是真的了,这使我对寻找母亲的身影更加恐惧。
「啊……啊……嗯……啊……好……客人……您……好……厉害……呢……啊……」。
听到声音我转头看着,靠!小俊那家伙不知什么时候玩起那小姐来了,那台吃角子老虎噹噹的掉着铜板,而小俊将两张钞票放进小姐乳沟里,还拚命的用手将两颗球给揉到嘴边吃着。小俊掀起小姐的摺裙,将小姐的大腿拚命的搓揉,还将自己下面硬邦邦的小弟夹在小姐的大腿上,用力的摆动,虽然小俊还穿着裤子,不过那样子还真猥亵,真看不出小俊是第一次来到这里.
「啊……嗯……客人……您……好棒……啊……啊……我……下面……好……舒服……」看到小俊这模样,我还真后悔答应他来这里,或许他说我那温柔的老妈在这是骗我的,真是的,回去定要好好骂死他。
就在这时,我尿有些急,到处找了洗手间后,终于找到厕所,就在上完要走回转角时,我眼睛看到一处地方,看到一个身影,那是非常熟悉的身影,一个穿着与小俊玩弄的那小姐一样的美女,但美女长髮披肩,后面绑了缎带,下身短到不能在短的裙子,那小姐正被一名客人玩弄,她闭起眼睛有些羞答,显着一脸红晕,那客人脱下小姐的马靴,正在舔舐着美女的大腿,而那小姐似乎有些禁不住喘着气,客人饿虎狼吞,似乎无法对这美女善罢甘休,客人扯下那美女的摺裙,似乎想做更进一步的美好,我这时双眼不禁看呆了,这!我不敢相信,这美女!她竟然是我那温柔贤淑的母亲。
服务业的妈妈(二)
我眼巴巴看着那客人即将侵犯的举动,他右手提起自己那肥阳般的肉根,正一吋一吋慢慢的侵蚀妈妈,妈妈虚弱的躺在沙发上,身上凌乱的模样,那手挽还有些挣扎的痕迹,我知道妈妈曾经试图与这男人抵抗,但并没成功,结果反而是激起这男人更大的征服慾望,我自己知道母亲有多美丽,任何男人都逃不过这种温柔乡,但她是我的母亲!我的亲身母亲啊!说什么我都要保护她!我知道冲出去的后果,一位妈妈知道她心爱的儿子知道她从事这种服务业时,那种难过自责是无法忍受的,但是看到那男子对我从小就如女神般敬爱的母亲做这种事情,我心里只有一种想法,就是想不顾一切的后果,来阻止这悲剧的发生。
「太太,我应该这么称呼妳对吧,妳有一各儿子,而且还为了生活来到这种地方上班!呵呵,妳一定感到很奇怪,为什么妳的事情我会知道这么详细,其实,这都要怪妳长的这么迷人,我已经偷偷注意妳很久了,我还知道妳从不卖身,这让我很烦恼啊,嘿嘿!所以我只好在妳喝的饮料中下了些好东西……」那不堪的话语全被我听了进去,原来妈妈是被这男人下了迷药,难怪身体没办法反抗,看着那男人一边用肉根摩擦着,一边还说着猥亵的话语,我无名的怒火现在已经一发不可收拾。
「不要……!求求你……先生!」那男人丝毫不顾母亲的哀求,已经将肉根顶到了门口,看到母亲哀求的模样,我决定冲上前去。
我刚想冲出去,突然一根烟却点着了那客人的肉根,那男子根本不知道从那来的烟头点着了自己手臂,惨叫了声,便惨叫声的握着肉根飞跳了起来咒骂。
「哇喔啊!!妈的!谁啊!敢用烟点我,不想活了啊!」「唉呦!王老大,人家刚好路过这里,不小心却点着您了嘛,请不要生气喔,小柔,还不快来服侍王老大」我看了一下,那是名穿着红旗袍的女人,她年纪看来大了些,不过打扮的还算艳丽,那雍容华贵的姿态,与其他小姐打扮不同,看来她应该是这间店的女老闆吧,因为她的出现阻止了母亲的危机,也暂时让我鬆了口气。
「哼!!不用服侍了,妳这臭娘们,老子知道妳是存心找碴的,给老子记住!」听那女老闆对他的称呼,原来这男子是个流氓,幸好刚刚没出面,否则还不知道会不会出什么事情。
男子拿起衣裤穿着边骂骂咧咧的走出了门口,那女老闆吩咐了其他小姐扶着妈妈去里面休息,这里的客人这么複杂,看到妈妈差点遭侵害,看来我一定要想个办法让妈妈不能从事这种行业,但是要想什么办法呢……「客人!你身边已经有我小娟陪你了,怎么还一直盯着那小姐看呢,哼……!」我回过头发现刚刚陪伴我的小姐臭着一张脸,她脸色看来有些吃味,我知道她是为了我的钱,但我还是高兴笑了笑。
「真对不起,我不是那种色咪咪的男人,刚才我有些失态,请妳不要见怪吧」「嘻嘻!人家跟你开玩笑的嘛,不过如果你真想知道苹茹的事情,可以问我的,我知道苹姊长的很漂亮,但我其实和她都是好姊妹喔」「真的!」原来妈妈这店里的名字叫苹茹,我心里想着。
「刚刚那位穿旗袍的中年女性,是你们女老闆吗」「嗯!我们大家都称呼她叫丽姊,是照顾我们店里的女老闆」「那请妳可以帮我一各忙吗」「什么忙?」「我想从现在开始,我会时常来这里光顾,但是希望下一次能安排那女人来服侍我好吗」「原来是这件事情啊,那应该没问题……我跟苹茹姊很要好的,只要我帮你说了苹姊会答应的,不过……你也要常常来看看人家喔」「那是当然的,我一人一次,不……,或者说,是一次包下妳们两个」「哇!真的吗,那一言为定喔,来打勾勾」我挺着墨镜下傻笑的脸色,拿起右手跟那小姐打勾勾,不知什么时候我变的这么会讨好女孩子了,就这么打种脸充胖子,但是钱要从哪来呢,难道又要跟我那死党小俊借钱吗!那不是永远还不了吗?「对了,你下次什么时候来呢」「什么时候……可能的话,有空就会来了吧」「喔」那小姐看着我欲言又止,我心想该不会从我说话中看出什么破绽吧。
「咳咳!嘿,强哥!」我后面有人喊出声,看了看,原来是小俊,当他看着我与小姐聊天,摆出了一脸奸笑,我知道以他的个性,对我母亲非常关心,所以早已经与那小姐一拍两散,给了钱走人了,我想等会应该要跟他谈谈我母亲在这打工的事情,两人想办法总比一个人想的好,于是我给了小娟一些小费,也就出了门口与小俊谈论要如何让母亲脱离这种服务业。
「什么!原来你真的在里面找到了你老妈吗!?」「嗯,但是我实在想不出什么办法要母亲脱离这种行业,另一方面又可以不用亲自告诉她的」「笨蛋,那很简单啊,我家里钱多的是,需要多少跟我说不就好了」「不行啦……!以我老妈的个性,她是不可能接受的,况且那钱是你的,我不想在跟你拿那么多啊」「说那什么话!就凭我们哥俩的交情,拿这一点钱算什么,我想你们家需要的是足够的生活费用,如果有足够你上到大学的费用,那我想你老妈应该不会在做这行业了吧」「说的也是……但是……就是无法亲手交给我妈啊」「这还不简单,既然无法亲手给,那当客人给不就得了」「客人……!?小俊你的意思是说……要我当客人吗?这样会露出马脚的啦,行不通的」「谁说要你当客人的,凭你们母子生活再一起十多年,就算你在怎么会打扮都无法瞒的过你母亲的,所以嘛……」「你想要去?」「嗯,当然是我去了!只要小费拿多点给你漂亮老妈,她收入自然就多了起来,等到有了足够的钱,你老妈她自然会去找别的工作,这样不就好了吗」「嗯,话是没错啦……」「还有!最近我常常练身体,体型比以前壮了很多,那给人看起来更像个大人模样,加上我有阵子没去你家里,也长高不少了,只要我在稍微打扮一下,你老妈应该不会认的出我的,放心好了」我有些惊讶小俊竟然会想到这办法,看到他那一脸得意忘形的表情,心里还真是有些不安。
「小俊,你这办法是可以没错啦……,但是别忘了她是我的母亲,你可千万别对她乱来喔……」「去!说那什么话,连死党的母亲都乱来,你当我是什么人,怎么连你也不信我,真叫我失望!」「好啦……,既然这样子,那就拜託你了」学校上课我不能缺席,所以无法去,但是凭小俊他的家世背景,就算上课缺席老师也不敢多说什么,跟小俊说好后,小俊答应从明天开始以客人的方式去店里消费点名叫苹茹的小姐,也就是我老妈
服务业的妈妈(三)
昨天亲口听小强说还不太敢相信,没想到他那漂亮的老妈真的在哪种地方上班,那对于我来说实在是很大的震撼。
还记得去年的事情,在当时三月的恳亲会时,小强他老妈曾经穿着一席粉色系的套装窄裙来学校参加,我当时的印象很深刻,她老妈的腰身很细,从领口服到颈子里面可以看的出肤色很白皙,那乳房非常丰满和坚挺,几乎有一种让人想上前侵犯的冲动,我想那乳房至少有36e 以上,而且裙下的大腿非常修长,穿着肤色系的高统丝袜,再加上那白色系的露脚指高跟鞋衬托,不知情的人还以为是那家的姐姐或ol小姐,但是当大家听到小强那家伙亲口喊她做他*的时候,我和大家还真是傻在当场,想不到小强有这么年轻漂亮的妈,从此以后她老妈简直成了我的梦中情人,在现实中我也经常幻想他老妈的身体来摆脱自己过甚的精力。
当然从开始到恳亲会结束前,小强他老妈更是许多家长的交谈对象,大家对他老妈的注目礼都没少过,更别说是我们这些学生,在小强还没搬家前,我和某些同学也曾以做功课的名义去过几次,但自从小强搬家后,小强那家伙就不肯跟我说他新家的住址,害我无论怎么巴结他就是不肯透露半点,但是今天,终于有机会让我去找他那漂亮老妈聊天,而且还是让我以客人的身份乔装,……嘿嘿,说不定还会发生什么好事,我光是想到这些事情,那底下的小弟早就已经抬头挺胸了。
我照例像昨天一样,刚过十点,便将假的身份递给了门外的男子验证,自己脸上则是带了副深色墨镜和昨天特意去修饰的眉毛,有些不同的是我今天将便服换上了黑色西装和皮鞋,而且为了自然,也没有将那假鬍子给黏上,早上对镜子整理了一番,自己看了看也很满意,那感觉自己就像是名年轻企业家的架势。
「先生您好,请问您是一个人吗?」刚进门不久,就有名年轻貌美的小姐上前招呼着我,我看了看她,虽然感觉还不错,可是跟小强他妈还是差了一截,也许该说是那种成熟女人特有的温柔吧,我随手给了那小姐两张千元钞,接着问。「对不起,我叫小张,我有想点名的小姐,我想点一位名叫苹茹的小姐」「苹茹!是苹姊吗,我不知道苹姊是否有其他客人找,请问您是认识她的人吗」这小姐看样子是在试探我的身份,想想也是,小强的老妈那么美丽,每个人都想指名要点她,我想那总是要先过滤一下客人身份,仔细想想,这小姐或许是小强昨天跟我提过的小娟吧,我想碰碰运气一下。
「嗯!是的,我有位朋友因为最近有事情不能来,所以我是代替他前来的」「朋友吗?看您的样子很年轻,该不会是昨天那客人的朋友吧,啊!我好像想起来了呢,人家昨天好像见过您,您就是那位强哥的朋友」「呵!没错,妳终于想起来了」幸好这小姐昨天有看过我找小强,我心里想着。
「人家从早上就一直等您和朋友来呢,但是既然您朋友没空前来,那服务您一人也是一样的,请您等等好吗,我去请苹姊过来」我昨天没仔细注意到这女孩就是小强所说的小娟,还好运气还不算差,我话说出口后,小娟便先领着我到里面靠墙的角落坐了下来,那角落有座l 型的舒适沙发,大小可以躺着一个人刚好,长型的桌缘凋着做爱的裸女图型,而且那张桌子呈透明状,可以很清楚的看到桌面底下,我想那大概是给客人能欣赏到女服务生的裙光所设计的。
我眼睛看了一遍,这角落布置的很典雅,多了些特製的裸女花瓶,也远离了在外面的吵杂声音,我想这应该是一个适合谈天调情的地方。
过了一会,小娟后面带着一位小姐来到我眼前,小娟站着一旁,将我俩简单的介绍了一遍。
「小张先生,这位就是苹姊」「苹姊,这位是小张先生」我礼貌性的点头招呼,抬起墨镜瞧了一遍,我心里非常的吃惊,因为眼前这女人果然是小强他的老妈,她虽然画了些澹妆和薄薄的口红,身上也穿着一身雪白的制服和双白靴,但看起来就是特别的美丽。
纯白的裙口下有绣花边蕾丝,蕾丝花边一路拉长到大腿处还有些透明状,大腿底下配上的是肤色系的丝袜裤,从透明的桌底下可以看到美丽的大腿曲线,拿笔直修长来形容这美丽的大腿真是在洽当不过了,要知道,她们是无法知道我这双眼睛是往那飘的,我的墨镜虽然从外头看上去是黑色镜片,但我可是特别去製造一面双重的镜片,那从里面看起来跟一般眼镜没两样,可是清楚的很。我随手从西装内袋掏出两万元出来,递给小娟笑着说。
「小娟,真是麻烦妳了」小娟一看到这钱的数目一下子有些愣了,她犹豫了,还傻傻的不知该不该从我手中拿走,我想她应该不是没看过这么多钱,只是她应该从来没看过有这么阔气的客人,刚出手才给了两千,现在又是两万块。
「小娟,这是给妳的谢礼,有事的话,以后还请妳多帮忙了」「喔……!好的,那请您慢慢聊了,我先去忙别的事情」小娟拿了钱后匆匆的走人,而眼前正是我所梦寐以求的小强他那漂亮的母亲,我想我在小强母亲的眼中或许只是一名有钱的年轻企业家,而且免不了的,我想强压住自己的紧张感,但我心脏却还是依然不听使唤的跳个不停,也许在这么近的距离看着小强他那美丽的母亲还是头一遭吧,所以才会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