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逍遥小散仙 第二集:孤岛春色 第七章 争妍斗艳

时间:2018-07-10 「怎样斗?」
  小侯爷毫不示弱:「还比赛打骷髅么?」
  「笨!你在这岛上瞧见骷髅了吗?」
  崔小玄道。
  方少麟世袭忠靖侯,更为统辖一方的大泽令,有哪个敢这么跟他说话,压住怒火道:「那你想比什么?」
  小玄一臂抱胸,一手托着下巴道:「毕竟是同门中人,如果比拳脚打伤了你,只怕我得挨师父责罚哩……」
  「不用激我,比就比!」
  方少麟冷笑道:「还不定谁伤谁呢。」
  「还是不了,免得以后传出去给人说是以大欺小恃强凌弱……」
  小玄摇摇头,一脸不忍状。
  方少麟气往上冲,正要反唇相讥,忽听小玄问:「你会游水吗?」
  「会,要怎样?」
  方少麟应,泽阳周边有大大小小的湖泊,他自幼就喜嬉水,水性不是一般的好。
  小玄眼珠子一转,指着与岛对面的密林道:「那我们就比赛游水如何?谁先游到对岸就算谁胜,这次依然让你用符。」
  「我不用符。」
  方少麟盯着小玄,有恃无恐道:「输了怎么办?」
  小玄立时道:「你输了,从今往后见了我就得喊师兄,并且……」
  他加重语气道:「不许跟苍蝇似的缠着我小师姐转!」
  「好!」
  方少麟答应得很乾脆,针尖对麦芒道:「若是你输了,亦得叫我做师兄,不过今后少在我跟前出现!」
  下了重注,两人击掌为定,并肩昂然走到伸出岸沿的台边,下边两丈处就是清波蕩漾的湖水。
  小玄微笑道:「愿赌服输哦。」
  方少麟冷笑道:「只怕有人会后悔!」
  小玄打了个哈哈,道:「我数一二三就开始。」
  方少麟束衣捲袖,凝神準备,小玄懒洋洋地开始报数:「一……」
  「……二……三!」
  小玄的「三」字一出,两个男儿几乎同时跃出高台,如一双矫龙般扎入水中,潜行数尺后方浮上水面,各自抡臂划水,转眼已游离小岛近十丈。
  方少麟水性极好,不久便已开始领先,此时他尚未出尽全力,回望拉下数丈距离的小玄,心中大为不屑:「原来只是这等水準,怎就敢来挑战本令!」
  小玄的水性虽说也不错,但毕竟只是在逍遥峰上梦巢之下的潭子中练就,速度远不及方少麟。但他不慌不忙,一边游一边悄聚灵力,心中默念真言,使出了以前在山上嬉戏时水若偷偷教过他的一个水遁系法术--分水诀,立时人到水开,阻力大减,片刻间已追上了方少麟。
  正因为有这个妙术倚仗,小玄方才激诱方少麟比赛水性。
  方少麟大为诧讶,心中暗暗纳闷:「这小子的速度怎么突然大增,莫非又使了什么见不得人的手段?」
  眼见他就要超过自己,不由一阵焦灼。
  小玄从他身畔轻鬆超过,突然抡臂大力一拍,掀起大朵浪花溅在小侯爷的脸上,猖獗笑道:「怎么啦?莫不是抽筋了吧!」
  方少麟又急又怒,心想要是输了,不但从此得叫这可恶的家伙做师兄,还将失去亲近玉人的权利,当下拚尽全力奋起急追,渐渐赶上了小玄。
  小玄吃了一惊,心中有些后悔:「看来激不得咧,这小子好勇,若我施了法术还赢不了他,那可真真笑死人了!」
  遂亦奋力前冲,无奈水性所限,始终抛不下对手。
  两人极尽所能,体力消耗急剧增加,未过半程,皆已唇青面白狼狈不堪。
  「这样下去可不妙……万一他恼羞成怒又祭出什么符来……」
  小玄心念电转:「为了小婉不误奸徒之手,小圣爷我只好再使出一点手段了!」
  他突地撤去分水诀,灵力运转,飞快地重新捏起一个印法……
  方少麟见小玄忽然慢下,心头一喜:「这小子的体力不支了!」
  正在高兴,猛见周围爆起了一圈水墙,触着立觉如滚如沸,冲势亦给巨大的水力阻遏,瞬给锁困在水墙当中。
  火牢术。如意五行火遁系的中阶法术,施放后会产生一个火焰圈,使中术之人如困牢狱。
  方少麟惊怒交集:,破口痛骂:「臭小子,你又使诈!」
  试欲突围,却给沸腾的湖水烫得缩了回去。
  「我们有限定不能施展法术吗?」
  小玄笑嘻嘻道,重新施展分水术飞速朝前游去。
  火牢术产生的火圈厚薄与持续时间以施者的法力为定。小玄喜好御甲术与机关术,素来不务正业,功力自然有限,加上又是在与火相剋的水中施术,效果大打折扣,不过呼吸间,火力激起的水墙便消失了。
  但在这短短的时间里,方少麟已给小玄抛下五六丈远,眼见难以赶上,只气得脸色铁青,心道:「我不用符,你却施法佔便宜,既然如此,那也怪不得我了!」
  当下探手腰畔,从法囊里摸出一道符来,默念祭言,朝上弹去。
  那符飘到半空,蓦地幻出重重叠叠如篆似画的墨色图案,诡异地拉捲成一条,蓦如褪皮般从里面爬出一条长逾三丈的银鳞巨蟒,「噗通」一声落入水中,以惊人的游速向小玄追去。
  沼泽王蟒符。召唤出一条沼泽王蟒,袭击施符者指定的敌人,威力与时限以符体质材及炼符者的炼符水準为定。
  摘星子在离去前曾送给方少麟一套十分珍罕的召唤符,名曰:八荒十异。这沼泽王蟒符与他先前所说的金翅飞蝎符皆属其中。
  小玄听见水响,回头一望,立时惊得魂飞魄散,没命地朝前游去。
  沼泽王蟒力大无比,可以轻易地绞死一头大象,倘若在陆上,小玄或许还敢与之一战,可是此刻是在水中。
  符虽方便,可以交由他人使用,且对施符人没有太多功力与法力的要求,但用符召出来的真兽或幻兽十之八九不会存在太久,小玄心存一丝侥倖:「只要拖到时限,这条怪物定会不攻自破!」
  孰知那条沼泽王蟒经过了秘法炼化,速度快得惊人,转眼已追至小玄背后,倏从水中弹出,前端如弓昂起,张开可怖的血口迅猛地朝他噬去……
  「不好!这道符太厉害了……」
  方少麟还是头一回使用八荒十异符,见状陡然后悔起来,可惜已无从挽回。
  电光石火间,只听「哗」地一声大响,蓦从湖面暴起一个极巨的灰影,眨眼就将沼泽王蟒扑入水中,掀砸起万千滴晶莹水珠。
  小玄与方少麟目瞪口呆,猛见沼泽王蟒从水里弹起,身上附着个巨型怪物,竟是一条体积比它更大的灰皮白肚鳄,两者疯狂地纠缠激斗,把湖水搅得巨浪滔天。
  「这湖里怎么会有如此之巨的鳄鱼?」
  方少麟面色发白。
  小玄却是又惊又喜:「这是怎么回事?啊哈,定是那小子召唤的大蛇惊动了这湖里的精怪,结果自个儿打起架来了!」
  没过多久,两条怪物的激斗渐渐分出了高低。鳄鱼的体积虽巨,但无什么特殊本领;而沼泽王蟒却是经过秘法炼化,不单皮如钢甲,且力气奇大,在熬过最初的不利阶段后,很快就佔据了上风,陡如游龙般一个大摆,身体似巨链般紧紧地捲住了巨鳄,竟将之整个举出了水面。
  巨鳄在空中疯狂地挣扎着,咬空的嘴巴发出一声声吓人的脆响,四下乱拍的巨尾砸起大片大片水花。
  那情景骇人且诡异,方少麟额头冒汗,心中连呼侥倖:「湖里有如此可怖的怪物,我们却还在这里游水,阿弥陀佛,幸好它袭击的是我召唤出来的幻兽。」
  沼泽王蟒不住收缩,绞得巨鳄挣摆渐弱,眼看就要取胜,孰料奇变倏生,沼泽王蟒身上的鳞片开始模糊起来,接着幻化成原先那些如篆似画的图案,不过这次却不是收拢结集:,而是向四处急速飘散。
  「法符的时限到了!」
  方少麟面色微变。
  沼泽王蟒终于完全消失,得复自由的巨鳄摔回水中,愤怒的它似乎知道蟒怪的主人是谁,突然朝方少麟掠去。
  方少麟大惊,急忙转身逃走,一边拚命游一边猛想法囊中有什么可以脱险的符篆,但于慌乱间,脑子里一片空白。
  「哈哈,追得好!这条鳄鱼长得丑虽,却是忠奸分明嘛,可爱可爱!」
  小玄幸灾乐祸地远远瞧着,心中犹豫是该趁机游到对岸还是再看一会热闹。
  突见方少麟被巨鳄拱出了水面,在空中抛洒出一抹触目惊心的殷赤。
  「不会这么烂吧……」
  小玄怔了怔。
  落入水中的方少麟发出一声惨哼。
  小玄紧张了起来:「这小子身上不是有许多符吗?怎么不拿出来用?看他的模样不像个守财奴呀……」
  ******两个女孩走到远处,水若不着痕迹问:「适才在说什么?」
  小婉抿嘴笑道:「他们在争谁做师兄呢,小玄就罢了,那个做了大泽令的方少麟竟也像个小孩子哩。」
  「无聊!」
  水若哼了声,脸上忽露出兴奋之色,小声道:「我发现了个好地方。」
  小婉道:「什么好地方?」
  「别张声,跟我来。」
  水若神神秘秘道,拉着她往楼后行去。
  小婉心中好奇,跟着她穿过抄手游廊,又沿石径绕过几座高台,到了一片繁密青翠的小竹林前。
  水若停了一下,指着前方微笑道:「就在里边。」
  小婉左瞧右瞧,没看出这片小竹林什么异处,忍不住问:「里边有什么呀?」
  水若道:「进去就知。」
  逕自往前,抬手拨开拦路的竹枝竹叶,没入竹林中。
  小婉忙跟过去,在茂密的竹丛中兜头蒙脸钻了数步,前边突然开朗,抬首望去,立时「哗」地一声叫了出来。
  原来在小竹林的怀抱中卧着个小小的潭子,四围俱由白石砌就,接土的地方布满了嫩绿的苔藓,到处瀰漫着一股苍翠欲滴的清润之气。
  清碧如镜的潭水更是迷人,在透入竹林的数线阳光下静静地倒映着四围的翠竹,只是看了,便叫人沁凉到心里去。
  小婉惊喜道:「好美的地方。」
  「我无意中发现的。」
  水若得意道。
  小婉环望四周,有些不解道:「这潭子绝非完全天然,四围的白石定是人工所为,造在这竹林里自是因为荫凉幽静,可为什么连条小径都不留呢?」
  「兴许原来是有路的,但因荒弃太久,就给新生的竹子遮掩住了。」
  水若推测道。
  小婉伸长脖子朝潭心望了望,只见清碧之下是浓浓的暗绿,道:「这潭子好像很深呀……」
  「嗯,水这么清,却还瞧不见底。」
  水若接道。
  小婉盯着水面漂浮的数片竹叶,犹疑道:「连条小小的鱼儿都没有哦……我怎得这潭子有点怪怪的。」
  水若道:「这岛上古怪的地方还少吗?别理太多啦,我们快来享受享受,嗯……这里虽然偏僻,却不定会有人过来,好妹子你到外边替我看着,我先泡一泡,待会就换你来洗。」
  小婉笑道:「啊哈,原来是找我做把风的呀。」
  「轮流嘛,待会我也帮你把风呀。」
  水若笑嘻嘻道。
  「好吧,你快点哦。」
  小婉爽快地应了,猫着身钻出竹林去。
  女孩子素来好洁,水若此时已有两天没洗澡,只觉身上难受无比,当即飞快地褪衫解裙,迫不及待地步下潭去,足尖一触到水,立感透骨的沁凉袭腿而上,欢声一下轻呼,整个溜入了水中……
  不时嬉浴了多久,水若只觉遍体怡爽,小婉在外边叫了几次,她皆应道:「再泡一下下嘛。」
  「好久啦,再泡就脱皮勒!」
  小婉愤愤道。
  「好啦好啦,真的再泡一下就换你。」
  水若应付道,赖在水里始终不肯起来,此刻她身上只有一条迷人的葱绿束胸随意围着,肌肤如酥似雪,娇态既憨又媚,可惜这一切无人得见。
  水若懒洋洋地靠在潭沿,舒惬中只觉一丝倦意袭来,不由两眼发涩,迷迷糊糊地就要睡去,忽然间,一个身影不由分说地闯入思绪,某个离奇的夜晚骤在心海里蕩漾开来,幕幕荒唐的、狂乱的情景接踵涌现,令得她一阵惊慌酥悸。
  「呜……为什么要想这个!」
  水若咬咬唇,心中的身影却无可阻遏地逐渐清晰:「真该死……为什么要想到他……他那么坏……他那样欺负人……」
  女孩不觉夹紧了腿,浸泡在清凉潭水中的身子竟然有点燥热起来。
  竹林外的小婉手里拿着一根小竹枝,正无聊地蹲在草丛里拨寻虫子,忽听有人道:「你在这里做什么?」
  她吓了一跳,抬头见是飞萝过来,忙立起笑道:「师叔,这儿有个好地方哩。」
  「什么好地方?」
  飞萝面上微露疲色。
  小婉指着小竹林道:「里面有一个很棒的小潭子,三师姐正享受着呢。」
  「好啊,我正想找个地方洗澡哩……你怎么不跟她一起享受?」
  飞萝问。
  「三师姐怕有人来,要我把风吶。」
  小婉噘着嘴儿道。
  飞萝笑道:「这个还不容易,瞧我的。」
  只见她抬起一手,捏了个印法,随随便便就甩了出去,不知从哪突然涌来大片薄雾,不一会便瀰漫了小竹林周围,雾中不时奇异地闪耀出一弧弧蚯蚓般的细小电火。
  「这是什么?」
  小婉讶问。
  飞萝微笑道:「是个小小的守护禁制,蕴有风、电二象,若是有人靠近,便会生出反应。」
  「这个不太好吧,若是师姐她们不巧路过……」
  小婉担心道。
  「没事,这个小禁制的威力十分有限,警告之用多于伤害。」
  飞萝道:「好啦,这下我们可以放心地进去享受了。」
  水若见飞萝同小婉进来,慌得身子一缩,躲入水里:「啊,师叔……你……你来了。」
  「嗯,果然是个好地方。」
  飞萝瞧瞧四周,面露欢喜之色。
  水若望向小婉,慌张道:「怎么都进来了,那外边……」
  「放心吧,师叔已在外边设下了禁制。」
  小婉并膝跪下,探手在潭边掬水,欢叫道:「真凉呀!」
  飞萝懒懒地舒了下腰,娇慵道:「嗳,终于能洗个澡了。」
  说着开始松襟解带,乜见水若缩着身子,只露个脑袋在水面,有点奇怪道:「怎么啦?」
  水若支唔了半天,方才难为情道:「三个人一起……一起洗吗?」
  飞萝「哧」地笑道:「有啥好紧张的,不都是女人么。」
  她边说边脱,举手投足无不优雅迷人。
  「可……可是潭子这样小……」
  水若拚命寻找借口。
  小婉亦开始脱衣裳,笑嘻嘻道:「再小也能容得下三个人,你要不愿意,那就快点起来吧,反正你泡得够久啦。」
  水若哪肯,只好不再吭声。
  飞萝裳裙尽褪,身上只余一条细得不能再细的紫绫束胸,紧紧地缚着一对巨硕的雪乳,除了露出上边两弧饱满的凸浮,下边还挤溢出两肚肥美的酥团。
  旁边的小婉掠见,不觉脸上晕热,心中好生奇怪:「这样大……却用那么细的东西哦……」
  飞萝缓缓浸入水中,舒惬地发出一声轻歎,慵懒甜软异样撩人。
  旁边两个女孩听见,俱禁不住一阵面红心跳。
  「怎么发出这种怪声!」
  水若心里悄嗔,自从那次瞧见飞萝盯着小玄的眼神,她就对这个师叔的印象有些不爽。
  飞萝反手到背后鬆开结子,然后轻轻一扯,将紫绫束胸拉了下来,剎那间,一对耸翘得惊心动魄的傲人美乳弹跃而出,滑似凝脂嫩若酥酪,巨如两只剥了壳的雪白椰果,半浸在水中凌波摇晃,迷人地蕩漾出圈圈涟漪。
  在她前方的水若目瞪口呆,好一会后,方纔如梦初醒般把滑落水里的束胸飞快拉上,死死地摀住自己的胸口。
  ******「啊!」
  这时又传来方少麟的一声惨叫,小玄心头剧跳起来,脸上的嬉色渐渐消失。
  巨鳄疯狂地在浪涛里跃出窜没,方少麟则已不见了影子。
  「这小子虽然讨厌,但毕竟是同门中人,不太好意思看着他完蛋吧……」
  小玄飞速朝方少麟游去,尚隔数丈,便已感受到巨鳄的惊人威力,道道恶浪带着强劲的力道摔打在他脸上身上,散碎成千万滴晶莹剔透的水珠。
  小玄一时无法靠近,忽见巨鳄张开长吻朝什么咬去,急忙挥臂一甩,八爪炎龙鞭骤从袖中疾旋而出,鞭首正中巨鳄左颊,在浪花中爆出一溜赤烈的火焰。
  这一击着实不轻,立将巨鳄脑袋震歪,小玄趁机又加一鞭,重重地抽在它的背上。
  巨鳄狂嘶一声,大半个身躯陷入水里,翻腾滚涌的波涛却将一个人从它身边送了上来,正是浑身染血的方少麟,小玄扬鞭捲去,将之一把缠住,奋力抛向远处。
  波涛突然裂开,巨鳄在离小玄不到一尺的水面暴出,张到极限的吓人巨口怒噬而至。
  小玄没想到它受了两记重击还能这么快作出反击,眼见闪避不及,千钧一髮间挥鞭疾绕,将夺命的长吻死死缚住,但巨鳄冲力奇大,余势不止,硬如铁石的吻端重重地撞在他胸口。
  小玄痛彻心肺,眼前金星乱冒,差点就要闭过气去,但两手始终不敢半点放鬆,仍将鳄嘴死死地勒锁住。
  方少麟死里逃生,本能地朝小岛游去,迷糊中听见一声闷响,赶忙转头,正见巨鳄撞中小玄,心中一惊,就要赶去救援,但见周围不断有鲜血冒出,染得湖水团团殷红,又觉身上处处剧痛,自知伤得不轻,心忖道:「眼下我自身难保,如何帮得了他,去了也不过是陪着送死……」
  方少麟在水里一阵犹豫,忽又思道:「他一直都讨厌我,却还冒死相救,我又岂能弃他而逃?」
  想到此处,蓦地一腔热血俱往上涌,遂毅然转身,朝小玄与巨鳄游去。
  巨鳄的长吻给炎龙鞭紧紧缚住,激得暴跳如雷,疯狂地挣扎了片刻,倏将巨躯一摆,把小玄整个压入水中,拱向不知几深的湖底……
  方少麟奋力疾游,心中倏地灵光一闪,猛然记起身上带着一道摘星子留给他的救命符,名曰阿修罗王之刃,据说能斩蛟诛龙,忙从法囊中摸寻出来,紧紧地扣在手里。
  此际巨鳄已拱着小玄没入水中,方少麟赶到之时,只瞧见水面疾旋着一个巨大的漩涡,他心头一紧,大声喊道:「你在哪里?」
  但湖面上除了似在呜咽的水声与如同歎息的风声,哪里有人答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