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亲子乐园 >

    澳媒

    17-08-11 作者:艾希 来源:未知 点击:184

    网络配图网络配图

      澳洲网编译称,澳洲作为移民社会,移民在澳洲是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很多移民赴澳洲后,更偏向于与同胞住在一起,这样就不必再学习英语,但很多情形下,英语依然无法防止,包含信件、就医等,这时,孩子就成为家中的“翻译官”和“中间人”,孩子帮助父母翻译一切波及英语的东西,而这也是澳洲很多移民家庭的常态。

      孩子从小就是“翻译官”

      澳洲本地媒体报道,澳洲许多移民家庭,孩子从小开端就是翻译英语的“翻译官”。在墨尔本郊区长大的华侨安妮(Anne Chiew)就是其中一个。直到现在,她每周都要去探访79岁的妈妈,赞助妈妈把信件从英语翻译成粤语。

      安妮的父母在上世纪60、70年代来到澳洲之后就投入华人群体,在新家不用立即学习英语。在安妮诞生之后,翻译官的角色好像是她不可避免的。

      安妮称,“所有的邮件以及其他英语的东西,我不仅要翻译,还要给他们填好表格。任何不知道的词语就要查字典,弄清楚到底是啥意思。去银行开账户也要陪着他们,他们站在我旁边,一切全靠我。但我仍记得我小时候踮着脚试图看到银行柜员,那时候我还那么小。”

      有这一经验的并非安妮一人,从波兰移民到澳洲的达西(Anna Duthie)也是如斯,她刚到悉尼时才12岁,不会说英语,但因为在学校学习,所以比父母学得快。她作为家庭“翻译官”的身份并不特殊,因为周围其余移民家庭的孩子也在做同样的事。

      同时,达西称,给妈妈当“翻译官”的利益是她和妈妈一直以来有更密切的关联,“她会征求我的提议,自12岁以来就是,这当然让我们更加亲密。”

      儿童主动承担翻译工作

      西悉尼大学心理学高等讲师蕾努(Renu Narchal)称,澳洲很少有人关注和研究家庭“语言中间人”,而这在很多移民家庭中很常见,而且儿童8岁或9岁就担负“翻译官”的责任和累赘太重。

      蕾努称,“大多数儿童从8岁或9岁就开始了,这是个很大的担子。而对于移民家庭儿童来说,这也是责任,因为他们会看到父母在(关于英语的)很小一件事上都不得不费尽心力。移民自身就是一件很难的事,所以他们主动接收,并承当责任。”

      家庭的其中一个孩子充当“翻译官”很 常见,很多时候,通常是最大的孩子,而且通常是女孩,因为女孩比男孩口语技能发育更早。蕾努称,儿童常常被叫来向医生、房地产开发商、律师进行翻译,“这些复杂的东西却远远超越他们的认知能力和思维才能。儿童在移民家庭定居方面的贡献伟大却无人问津。”

      安妮也表现,“我不仅告诉爸爸妈妈信里写的什么,还要告知他们应该怎么做,下一步是什么。而这对于8岁的孩子是不寻常的。我的确感到很有压力,因为我不知道这些东西,也不知道该向谁求助。我认为自己有责任这么做,但所有负担都压在了我身上。”

      依据蕾努对移民家庭儿童做的匿名考察,被调查者中,1/4的人称,他们以为这一阅历很难,他们时常没法去上学,因为要为大人翻译,一些甚至想因此放弃本人的学业。为此,蕾努希望成立一个组织供给辅助,承认这些儿童的奉献。

      中新网8月10日电

上一篇:家属辟谣
下一篇:没有了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01-2016 All reserved © 版权所有 狮城生活网 免责声明